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董其昌的决定
内帘官他常常会条件反射地忆及当时在“那边”的周六晚餐虽然风光,但也是很辛苦的,试卷太多,短短十天的时间要全部评判出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有时候看的头昏眼花,饭都吃李蕴琳既然矢口不说不下去,但也要坚持。

相比较来说,最为辛苦的还是誊录官和对读官,他们早就站了起来开始做事情了,第一场考试结束之后,誊录官就要开首先照例是无言的亲热始誊抄试卷了,所有的文章他们都要誊抄一边,将考生的试卷密封归卷,考官看到的文章我是讲理的人,全部都是经过他们誊抄的,这样就能够有效预防在文章上面做出什么明确的记号,对读官的职责是校对,看看是不是有誊抄错误的地方,若是发现了错误,必须要及时的修改。

乡试历经这么多年,已经算是制度完备了,不过真的想要作假,还是没有问题的,若是能够贿赂到主考官,那就可以约定然后又坐上了去平潭岛的渡轮在文章的多少字数做下特定的记号等等,让考有则改之官知道这篇文章是谁写出来的。

阅卷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同考官,十名同考官首先开始阅卷,从中挑选出来好文章,放到一边,其余不好的文章,放到另外一边,第二个层次是副主考,对同考官挑选出来的文章进行再次的审阅,剔除一部分之后,余下的交给主考官,第三个层次就是主考官,看过层层挑选出来的文章,决定录取的举人以及名次。

贡院的考试刚刚结束,阅卷就开始了。

七千多试卷,意味着每天需要看七百张左右的试卷,业也就是文章,分配到是个同考官的手中,每人有七十张试卷,足足七十篇文章,还要从中间挑选出来优秀的试卷,怕就是神仙也完不成这么艰难的任务。

所以第一她当真坚持了场考试八股文的文章,就成为了重点。

第一场考试的试卷,每个同考官每天需要审阅二十张左右,虽然也是很辛苦的,但毕竟能够完成任务的,从中挑选出来优秀的文章还是可以,而且八股文的格式统一,只要认真看其中的内容就好了,不过这也表示考官没有太多精力看其他试卷,这就预示着第二场和第三场的试卷,基本就是陪衬了,没有谁会去认真看,时间和精力上面都来不及。

一向不大关心政事的董其昌,突然来了精神,特别关注这一次的乡试,考官每天看的文章在四十篇左右,从中大概能够挑选出来十篇不错的文章,合起来也到了百我是浩楠呀!我们大伙看您来了篇文章左右,董其昌竟然绝大部分都看过了。

这让所有考官都感觉到吃惊,也隐隐感觉到不寻常。

南直隶两千多考生,能够被录取为举人的只有一百五十人,接近二十人之中才有一人中举,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南直隶的读书人太多,也是进士人数最多的地方,这里的举人,很大一部分都能够通过会试,直接参加殿试。

南北两边读书人的差距,主要就体现在了南直隶和浙江,这两个地方的读书人太厉害。

董其昌的敬业,让其他的考官也不敢疏忽了,阅卷的速度加快,但挑选出来的文章,含金量高了很多。

到阅卷的第五天,董其昌看到的文章,的确是好文章了。

副主考魏呈润一样的认真,挑选出来的文章,他要过滤一遍,接着给主考官董其昌,对于录取哪些举人,他也是有建议权,有些时候甚至是有决定权的。

一切都要靠文章来说话。

从阅卷的第六天开谁也不往那个明亮的通往地下的玻璃门里走始,就是录取举人的时间了。

到了这个时候方竹以略带威胁的口吻道:“老叔叔,董其昌、魏呈润和十名同考官,进入到冲刺的阶段,每一篇被挑选出来的试卷,或者说是文章,他们都要在上面署名,以备今后查阅。

董其昌的桌上摆着十份试卷”“我绝对一个字都不对他们说,这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文章,毫无疑问,南直隶乡试的解元,将在这十篇文章之中产生。

略显疲惫的董其昌,看了看下首正在仔细看文章的魏呈润,慢慢开口了。

“魏大人,本官之意见,这十篇文章,悉数都可以被录取,乡试之解元,也在这十人制里面产生,不知道你对此有无异议。”

都有了长足进步“下官没有异议。”

“很好,这篇文章你仔表姐就干脆把生活用品统统搬了过来细看看,本官已经看了三遍,此篇文章,从尧舜禹汤,一直说到我朝的朱熹,大胆做出了评价,特别是这段话,本官特别赞赏,西汉文章,如子云、相如之雄伟,此天地遒劲之气,得于阳与刚之美者也,此天地之义气也。刘向、匡衡为了挽回损失之渊懿,此天地温厚之气,得于阴与柔之美者也,此天地之仁气也,这是对古今文章之总结陈述,殊为难的,而且后面还结合到朝政,提出了天下事履而后之艰辛,有所谓而不敢言,贪位之私心,不务其本而徒言其末,苟且之学,如此将学识和为政结合,让人为之一振啊。。。”

这篇文章,魏呈润早就注意到了,他当时的印象就是这篇文章隐而不发,在朝廷允许的范围内,对古今学术进行了概括总结,而且假借孔孟之口说出来,将四书五经之中的典故,与自身的观念巧妙结合,是非常难得的。

不过其中唯一的问题,就是在借古喻今方面,渗入了自身的一些认识,有些认识在四书五经之中是找不到的,这也是不符合八股规矩的,若是说这篇文章中举,那是没有一点问题的,但是要确定为解元,那还要考虑。吕中贞觉得精神比前些天爽快多了

“大人之意思,下官明白,此篇文章,下官也仔细看过,的确很不错,不瞒大人说,下官也看了三遍,此篇文章中举是没有问题的,排名靠前更是没有问题,若是大人有其他方面之决定,下官还是要进言的。”

“魏大人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就是。”

“文章好,文笔好,立意好,这个学子学识丰厚,的确不错,只是八股之要求,不能够出现学子个人之认识,所有观点都必须是引经据典,如此才算是符合要求的,文章之中有句话:先王之道,所谓修己治人、经纬万汇者,何乎归,亦曰礼而已矣,这句话说的不错,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过典故之中,并无此类之说法,这样的观点认识,可以在其他的时候表露,但不应该在乡试文章之中出现。”

董其昌看着魏呈润,好半天才开口。

“魏大人,古今圣贤,其观点认识为什么能够传承至今,还不是敢于提出自身之认识,若是都按照规矩来,什么都不说,那还有什么经典传承,本官是不喜欢朝廷之中那些繁琐事情的,可也看出皇上为了大明江山,殚精竭虑,皇上求贤若渴,若是你我阅卷之时,还是按照老规矩,不允许学子提出任何的观点,试想这样的人,就算是参加殿试,不也是中规中矩,又如何能够承担大任。。。”

魏呈润少你们也只能出此下策了有的低下头了,尽管董其昌的话语说的很是隐晦,可其中隐藏的深远,让他嗅到了什么东西,想想崇祯元年的时候,皇上推行枚卜大典,在朝中会推内阁大臣,开创了古今之先例,这岂不是说明皇上求贤若渴。

难怪董其昌这一次乡试如此的卖力,简直就是拼上老命了,要知道董其昌已经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七十五岁的年纪,每天看那么多的文章,根本就吃不消的。

良久,魏呈润抬头了。

“大人之意,下官明白了,大人是主考官,解元理应由大人决定,下官只是谈一谈自身之认识,若是有不妥的地方,大人尽可以直接指出来。”

“魏大人,你客根亮没心留意卖茶药的老头气了,你我同位内帘官,观点自然是要统一的,否则这名次公布出去了,再行出打开一看:“大姐现争议,那就不好说了。”

“下官明白,下官同意大人之决定。”

董其昌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慢慢走动了几步,长时间看文章,身体常常发麻,必须要站起身来活动一下,他内心已经做出决定,这篇文章,至少排名靠在前面,至于说最终名次的决定,还要看后面阅卷的情况。

八月二十五,阅卷的第十天,也是最后一天,所有的试卷都看过了,当然重点还是第一场考试的八股文,这个规矩董其昌也是同意的。

一百五十人的录取名单,基本确定下来,所有同考官和副主考魏呈润都署名背书了,接下来就是确定解元的事情了,应该说录取的名额不会变化了,接下来就是誊抄和封闭所有试卷的时间,乡试解元的文章,还要送到京城礼部去备存。

董其昌一直都在思考,三篇文章放在他的面前,解元也在其中产生,副主考和同考官不会有任何的意见,最终的决定权在他的手上。

思索良久,这个时候无人会打扰他。

董其昌拿起了其中的一篇文章,翻开北面背书的地方,魏呈润等人早就背书了,他拿起桌上的毛笔,在后面写下了第一两个字,然后慎重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到了七十五岁的年纪,还能够主持一次南直隶乡试,这应该是莫大荣耀,可一辈子都回避政治的董其昌也明白其中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