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人搞定一个
第二日一早,穆连心从沉睡中醒来,睁开双眼,看到陌生的环境,他蹭的一下跳了起来。

“咯吱——”

他刚躺的那张所谓的“床”支离破碎。

“我的凳子!”毕生从柜台后面伸出脑袋来,看到烂成几块的木头,说,“你弄坏了我的凳子,是你赔还是让他们来赔?”

“毕爷?”穆连心看到毕生,有些惊讶。
现在回头去看自己刚才躺的地方,只是两本长木凳挨在一起,根本不是床。

因为他跳起来的幅度太大,那木凳承受不住,肢解了。

“毕爷,我怎么在你这里?”穆连心拿了两颗上品晶石给毕生,算是赔他这两根长木凳。

“当然是被人拖……带来的。”毕生说。

“谁?”穆连心记得自己是被人揍晕了。

“哼,除了你小姑奶奶,谁还会要你!”小七的声音从二楼传来,穆连心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是你!”他转过去,看着二楼的小七,战意又起。

“怎么她就开始了等待,还想被我揍一顿?”小七挥了挥拳头。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做什”曹:“制度怎么改?”猪:“头肉咱们就别管了么?你是我的人,我把你带回来还要说为什么吗?”

“小七,你这么说,可是容易让人误解的。”丰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穆连心看去,他正依靠在二楼的栏杆上。

“我的栏杆要是弄坏了,可是要赔偿的。”毕生头也不抬的说。

“老毕,我知道为什么你这里只有我和月月两个客人了。”小七在栏杆上撑着脑袋说,“就你这讹人的速度,再多钱的人也不敢到你这里来住,出去肯定变穷光蛋一个。”<还有一小碗辣椒br />
“我这里的价格是很公道的。”毕生说,“不然你们也不会来住了不是?”

“我们来住,可不是因为这个。”小七说,“反正你要是跟了我们,这房费自然不用付了。”

“呵呵……”

毕生笑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穆连心一直看着小七,看她跟毕生说完话,转身往外走。

“喂喂喂,流氓你站住!”小七朝他吼道,看到他不理自己,身影一闪,出现在他面前。

“你站住这是你自己和自己犯冲了!”小七张开双手,拦住他的去路。

“你想干嘛?唤连科——去接接”穆连心沉着脸,很不高兴。

“我们可是说好了,我打败了你,你就要跟着我。怎么,现在想不认账了?”小七挥了挥拳头,“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

穆连心想起昨晚的事情,脸黑得能滴出水来。

“走开!”

“流氓,你是打算不认账了?”小七脸上的笑意散去,怒火中烧。

“有人要惨了。”丰恺伸手捂住眼睛。接着,乒乒乓乓的声音便传进了他的耳朵。

毕生高兴了,这这些东西你就负责记账和当参谋现在可都是钱啊!小七损坏了,那不就地赔自己的钱了!

司马幽月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穆连心又被揍晕了。

“小七,你把他揍晕了,怎么跟他说话?”她摇了摇头。

“这家伙交给我来搞定吧。”小七说。

“你可以吗?”
“放心吧,过两天就搞定了。”小七自信满满的说。

“那好吧,他就交给你了。”司马幽月说。

“月月,你给我一些丹药,什么把人弄醒啊,恢复体力的,都给我点!”小七说。

司马幽月下来,拿出一堆丹药给她,说老太太这时已神志不清:“当冯山和孔大狗被带到槐的面前时悠着点,别弄死了。”<有几次br />
“不会的。”小七接过丹药,拎着穆连心上了楼。

“我的桌椅还没赔呢!”毕生朝小七喊道。

小七回过身来,说:“给你拳头要不要?”
“拳头值钱吗?”毕生问。

“如果把你打得半死,你问月月要丹药的话,那就值钱了。”小七说。

“……”

好强大的理由!

见毕生不说话,小七拎着穆连心去了房间,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

还好这个房子比较坚固,没有把这楼打塌。<时慧宝端了一碗米饭br />
司马幽月走到柜台前,一只手搭在柜台上不能让他活过今晚!假如他是一个畜牲,看着里面的毕生,说:“要不要跟我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我给你命和机会报仇,你把命交给我……”

半日后,丰恺和史辰坐在客栈的大厅里,等着上面的情况。

“你说,他们俩谈得怎么样了?”丰恺问。

“老毕会跟我们走的。”史辰很肯定的说,“老大有这个能耐。”

“我也觉得。可是这么久没动静,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应该是在给老毕解毒吧。”史辰猜测,“不过再不出来的话,去血场就要晚了。”

“咯吱——”

楼长传来开门的声音,两人都望了过去。

只见小七喜滋滋的从楼上下来,后面还跟着鼻青脸肿的穆连心。

穆连心虽然看小七的目光还有些不服,却乖却说不出来乖地跟在她身后。

“搞定了?”丰恺挑眉。

“当然,我出手,哪里有搞不定的!”小七得意地抬起小下巴。

“穆连心,你真的愿意跟着我们?”史辰问。

“跟着,才有机会打赢她!”穆连心说。

“这目标不错,你加油,总有一天会打赢她的!”丰恺忍不住笑了。

“我会打赢的。”穆连心肯定的说。

“我等着。”小七笑眯眯的说,“我说了只要你能打赢我,我就强求你留下。到时候你就恢复自由之身了。元豹爬上岸”

穆连心沉着脸,看着小七的目光依然充满战意。

“咯吱——”

楼上再次响起开门的声音,不用说,自然是幽月毕生了。

司马幽月在说了那句话后,两人便进了屋子谈话,直到现在才出来。

史辰他们都把目光转过去,等着司马幽月宣布结果。

司马幽月和毕生从楼上下来,说:“走吧,我们该去血场了。”

“老大,老毕,你们谈好了?”丰恺问。

“嗯,好了。走之前给他解毒,他跟我们走。以后,他也跟你们一样,是自己人了。”司马幽月并没有细说他们的谈话。

想到他的情况,司马幽月心里忍不住唏嘘,感叹未来的路不好走啊!

可是这毕生确实是个厉害的,实力很强,她现在缺这样的人。

“走吧,再过不久,血场就要开门了。今天晚上,我想肯定会是血场永远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