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找麻烦
外面的饭食有些都对孕妇不好,苏慕容虽然不矫情,但也得为肚子里的宝宝着想。

显然莫释北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他细心的往苏慕容身边凑近了点。

温热的鼻息喷在她的脸上,痒痒的,却让她觉得很害羞。

二人对视良久,苏慕容忍不住的伸出手来想要调戏他一番,却被他低下头躲过。

原来“不行这莫释北只是想凑过来帮她把安全带系好的,倒是苏慕容有些想多了。<作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br />
发动车子,莫释北淡淡的说道:“一家新开了一个多星期的餐馆。”

那家餐馆,他可是在它开店门的时候就盯上了。

因为那里的菜肴没有对孕妇有害的东西,也很清淡不油腻。

之前有想拉苏慕容过来,就是这破事一件堆着一件的实在是烦人。

“好啊。”苏慕容笑着说道。

距离公司,可并不算很远的距离。

步行大概也就二十分钟左右,莫释北从车上下来,走到另一侧给苏慕容打开车门。

细心的模样实在是引人诱惑,因此频频引来周围人的观望。

无论这床也是空的是男是女,盯在莫释北身上的眼神实在是太过炽热。

苏慕容就算还没有出去,都能感受到众人对这辆车的炽热。

她皱了皱眉,显然是对觉得在大马路被人围观是一件不怎么自在的事情。

手拉住莫释北的手,更何况苏慕容如同女王般从车里走了下来。

邪肆的笑容挂在唇角,引来其他人眼中的惊艳。

莫释北眉人群彻底乱成了一窝蜂眼一历,很不习惯其他人用这种眼神看着苏慕容。

于是他把苏慕容搂在了怀里,大步走把目光转移到窗外进了餐厅。

带领到之前早已经是预订好的包间,苏慕容懒洋洋的就坐在了椅子上。

柔弱无骨的身段着实是吸引人,莫释北眸色一暗然后把菜单递给苏慕容。

苏慕容只是淡不仅不会受到欢迎淡的扫了几眼,状似无意的点了几下。

莫释北没有在意她点的是什么,反正她爱吃就好了。

“身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晕?”莫释北看着她语气放轻。
他现在无时无刻都在害怕苏慕容的病情加重,可是又不能让她一直住在医院里,那样的话迟早露馅。

况且凭借着苏慕容的敏感,这件事情估计也是瞒不了太长的时间。

苏慕容只当他是关心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有身体,没有过多的怀疑。
她对着莫释北舒心一笑,说道:“还好啦,没什么大事。医生的意思就是好好调养调养就可以了。”

莫释北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一会,菜就陆陆续续的上来了。

莫释北一看愣了一下,这苏慕容还点了几道他爱吃的菜。

心下一暖,大掌伸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

“快吃吧。”苏慕容笑了一下。

苏慕容盛了一碗蛤蜊鲫鱼汤放到莫释北跟前,莫释北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轻笑起来。

“你就赶紧吃吧,别给我盛了。”

怀孕的时候本来就会影响食欲,苏慕容现在经常晕倒,时间越来越长,总归还是对身体不好的。

趁着平时,还是赶紧多吃点补补身子。

苏慕容鄙夷的撇了撇嘴,然后低下头开始大快朵颐。

尽管知道苏慕容的吃相,可是在此时莫释北还是怔然了片刻。

本来二人还是面对面坐着的,莫释北就悄悄的把自己的身体移到了她的身边。

苏慕容抬起头来的时候就没有扫视到莫释北的身影,旁边一看才发现他正姿势优雅的夹着菜。

和她这般动作相比,实在是优雅的没边了。

“怎么不坐回对面啊?”苏慕容唇角还沾着汤渍,有些不满的说着。

莫释北见次身子朝着苏慕容倾了倾,苏慕容朝旁边就是闪了一下。

“这样不是离你更近?”莫释北的声音低沉而性感,带着成熟的魅惑。

苏慕容“啧”了一声,然后伸出小舌头顺着唇瓣完美的轮廓舔了一圈。

殊不知自己这样的动作到鼻子里发出讴讴的长音:“是这么回事底是有多诱人,或者说,是故意这样做的。

“苏慕容。”莫释北连名带姓的叫她,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苏慕容不解的看着他,眨了眨自己的眸子。“老公,怎么了?”

莫释北看着她,眸中似有一抹不怀好意。

“我看你是不想吃饭了,那换一个也无妨吧。”
苏慕容连连摆手,她笑着说道:“老公啊,我觉得这菜挺好吃的,以后我们常来啊。”

莫释北淡淡的一挑眉,干脆利落的回答道:“好。”

以后,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字眼。

在苏慕容认真对着食物下手的时候,没有看到莫释北正用着眷恋的眸光深情的望着她。

若是此时有其他人在场的话,定然是会大跌眼镜。你就知道了

如此冷漠的一个总裁,竟然会对一个女人露出这种表情,实在是少见。

苏慕容吃饱喝足之后便是靠在凳子上看着依然神态自若淡定的夹着菜的莫释北。

这饭像这么文绉绉的吃法,那可还真是不香了。

只是莫释北从小就受到严格的教育还有礼仪,在吃饭方面我自然不会随便。

不然凭借着莫老爷子那火爆的脾气,估计一个拐杖就甩他脸上了。

莫释北放下筷子,然后拿着纸巾打着改革的旗号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嘴角。

反观苏慕容那拿着纸巾在嘴上随意抹两下的样一言不出子有些不忍直视。

莫释北叹了口气,然后拿着纸巾给她轻轻擦了擦嘴。

苏慕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容颜,不由得伸手触碰了一下。

莫释北看了她一眼,然后眉眼弯弯的温柔的笑了起来。

在一个面瘫人的脸上能见到这种表情,也还真是不容易。

苏慕容顿时玩心大起,她用手指勾起莫释北的下巴。

而莫释北也没有躲开,一副任由你调戏的样子卫前站定了让苏慕容更为兴奋。

“来,快给大爷笑一个,笑得好有奖励。”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可谁知道莫释北竟然真的再次笑了起来。

寒冰解冻,霎时春暖花开。

绕是已经习惯于莫释北俊秀容颜的她也不禁看呆了眼,莫释北看着面前的你看看我小女人这副表情也是轻笑出声。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蛋,然后说道:“我们回家吧。”

苏慕容听闻也是起身点头:“好。”

携手出了餐厅,坐上了车,就朝着蓝水湾开去。

殊不知在他们二人这心情大好的时候,风雨已经欲来了。

蓝水湾此时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景象,只是大厅里坐着的人皆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主位之上坐着的正是莫老,他面色阴沉的一语不发。

而下面的人见了也是没有人敢开口说话,这个时候谁会当出头鸟。

平日里有晚宴不归家的人,如今也都是齐聚在这里。

很显然,这次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会议。

莫老爷子是下午新下的通知,可是刚下完就发现苏慕容和莫释北不见了。

本想着晚宴就会自己回来,要么也有云宜通知。
可谁知道,这一顿饭都吃完了,二人也是不见了踪影。

云宜此时也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莫老越不说什么她就越担心。

哪怕他骂两句也是好的啊,总比这样阴沉着脸忍着好。

越是压抑着,等一会估计爆发的就越是强烈了。

莫楚昕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没想到这苏慕容和莫释北还真是没事做了来寻求刺激。

这可是莫老今天亲口下的命令,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晚餐。

“大房,你的好儿子还有好儿媳去了哪里?”莫老冷声发问。

云宜一听是点到了自己,然后赶紧起身回答:“我给他们打过电话了,可是……都是关机。”

也不知道那两个孩子到底是在干嘛!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是没有接收到消息。

早知道我就想这不正好两全其美吗?即帮了朋友的忙她当时就应该把他们两个拦下来就好了,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何淑芳此时正坐在莫权旁边,她听到云宜的话然后娇笑一声说道:“大姐,您这手段也是老过时了吧。莫释北和苏慕容可都是总裁啊,一天公司的事情挺多的,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把手机关机呢?”

何淑芳这番话可是没有丝毫的客气,这云宜可好不容易栽了,她得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才行。

云这就难怪自己的儿子——烤鸭妈妈想宜紧了紧拳头,然后云淡风轻的说道:“那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怎么?这我儿子和儿媳连关手机都不行了吗?”

“呦,妹妹可没有这意思,只是这未免也太巧了点。老爷子前脚刚下通在机关门口进进出出知,这莫释北和苏慕容后脚就……”何淑芳神秘的说着。

不得不说,何淑芳这番话说的是恰到好处。

明里暗里的说莫释北和苏慕容公然跟莫老对着干,主位上的莫老又怎么会听不出来何淑芳的意思,登时脸色就变得铁青。

莫杰森皱了皱眉,刚准备出言为莫释北和苏慕容二人说话,就被罗亚儿伸手拉住了。

那眼神中的警告之意甚是明显,这个时候可不能轻举妄动。

不管他们到底是真的如此,还是被陷害,此时都不能帮忙。

何淑芳那话说的实在是具有针对性,这个时候帮忙必然是吃力不讨好。

更何况罗亚儿也并没有打算帮助云宜,看着她在老爷子手里吃瘪,倒是一件畅快的事情。

莫释北和苏慕容两个都不是什么普通的角色,她还真就不信两个人这么点事情都处理不好了。

莫杰森此时是如坐针毡,他本就和他们要好,根本不可能坐视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