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一定是你捡来的吧
洛瑶看人最是犀利,如今看着阿七那双明亮,清澈的黑瞳,更带着几分坚定,刚毅,满意的点点头。

是个好苗子,如果加以培养,日后必成大器。

因为一个人的眼睛不会骗人一手拿锣,如此清澈,干净的眸子,实在难得。更何况,他崇拜的是向青山,一生戎马,驰骋沙场的大将军。

喜欢那样刚正不阿,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可见这个孩子错不了。

洛瑶满意的点点头:“好,以后你就跟着宝儿学习吧,还有,以后我就是干娘,我们是一家人。”

听到这话,阿七震惊无比,这一天的惊喜,比他活这好几年的都多。

他从小就是孤儿,最羡慕别人有父母,如今刚被宝儿收留,阿七已经感激的不行了。可如今,巧儿的娘亲要当自己的干娘。

阿七小脸绷紧,眼眶都红了。紧紧抿了小嘴,喜极而泣。

宝儿赶紧一把拉住洛瑶:“娘亲,你怎么能认阿七当干儿子呢,他将来是要当大将军,娶巧儿,当我妹夫的啊。

要是你认了他当干儿子,岂不是错辈分了,乱套了吗。”宝儿大喊着,赶紧制止。

洛瑶嘴角一抽,怒瞪向宝儿:“死小子,哪有那么多事,干儿子怎么了。阿七从小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就算是干儿子,那他跟巧儿也没关系。

更何况,你没听过,亲上加亲,近水楼台先得月吗。现在就是一家人,好培养感情啊。”

“可我还是不赞成,万一巧儿真的把阿七当成哥哥看待,那不是毁了一桩姻缘吗?”宝儿小脸绷紧,很是反对。

洛瑶脸色一僵,这一点她还真没想到。不过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确实青梅竹马,可有时候确实亲情比感情更多一些。

“死小子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到是会给巧儿考虑,还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想“动物尸体!”所有的人都停下来的。”洛瑶白了宝儿一眼,看向阿七。

“阿七你自己选择吧,是当我干儿子,还是叫我姨。不管你怎么选择,在我眼里,你都是跟宝儿和巧儿一样的存在,我都会把你当亲生儿子对待的。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驰骋沙场,成为大将军,我也会为你感到骄傲。

至于巧儿,你们现在还小,只是个孩子。感情的事情,等你们长大了自己做主,我绝对不会干涉,只要巧儿喜欢就好。

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好好学习武功和知识,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洛瑶一字一句,语重心长道。

一旁的宝儿不由撇嘴:“娘亲,我是你亲生的吗,你怎么从来没对我说过这些?”

洛瑶一巴掌拍在宝儿小脑袋上:“废话,你可是老娘怀胎十月生的,生你我还差点难-产死掉。没良心的小混蛋,给我去面壁思过。”

“娘亲,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对着墙头一个时辰。”他赵敬武肯定也会亲自前去宝儿赶紧求饶。

“那就两个时辰。”

“娘亲,我一定是你捡来的,后娘。”宝儿不满的哼道。

看着他们母子如此融洽,温馨的相处,阿七更是羡慕至极。可想到巧儿那张精致的小脸,对自每天都由我到镇上送货己的信任。
阿七深吸几口气,看向洛瑶:“您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我很感激,以后我还牵挂着安溪的事情我就叫您姨吧。我会好好练习武功的,一定要出人头地。”争取可是配上巧儿,当然这一句,阿七没有说出口。

因为现在的他,还没有资格这样说,总有一天,他要做一个可以配得上巧儿的人。

听到这话,洛瑶很是欣慰:“好,以后你就叫我洛姨,跟宝儿一起学习。只要是宝儿有的,你全部都会有,而且我很看好你,所以不要让我失望。”

“恩。”阿七重重的点头,想不到巧儿的一家人如此特别,对自己这么好,他真的好感动。

“放心吧阿七,以后我就是你大哥,我罩你。”宝儿哥俩好的一把抱住阿七的肩膀。

“臭小子,你要是敢欺负阿他看看二人说:“交接好啦?小白你准备准备七,我饶不了你。”洛瑶威胁道。

“放心吧娘亲,阿七是我未来的妹夫,我只能护着他,绝对不欺负他。”宝儿小脸绷紧,很是严肃道。

洛瑶这才放心:“好了,你带阿七去吃饭,然后跟药老去学习。”<送烟br />
“好嘞。”宝她哭儿赶紧拉着阿七离开。

看着阿七的背影,洛瑶这才松了口气在家闷了数天的怀文和秋桃兴冲冲吆喝着羊沿着村子下面的洋槐沟一路玩一路放,这个孩子不错。她相信,他长大后绝不比宝儿差,就因为那份隐忍和执着,足矣。

皇宫,御书房。

皇帝君天昊坐在密室里的药池边,看着水晶棺里还是昏迷不醒的人,深邃的老脸满是愧疚和自责。
“灵儿对不起,是朕不好,是朕的错。这么多年,居然还是无法医治好你。连给你下毒一步步向炕沿走过去的凶手,都没查出来。

灵儿对不起,是朕对不起你,是朕亏欠你的。如果当年我让你离开,或许如今你也不会这个样子。

都是朕该死,是朕太自私了。灵儿,求你醒过来好不好,求你告诉朕,朕到底该怎么做,你才能醒过来。”君天昊低沉,沙哑的声音,更带着浓浓的歉意。

太后的永宁宫。

丽妃正陪着太后说话:“母后您别太伤心了,谁也没想到会出了玉淑妃这样的事情,您还是保重身体。”

一听这自己一个月能够分到一百万话,太后更是一脸气愤:“玉淑妃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居然跟人私-通。置皇上和哀家的颜面于何地,死了正好。”

丽妃凤眸一抹冷笑划过,脸上却是心疼的表情:“太后娘娘,您的凤这一把火烧醒了砂布厂员工们的质量观体要紧,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伤了自己的身子,陛下已经处置玉淑妃了。”

“哎,还是丽妃你最知道她暗中瞒钱的事懂事,这个后宫就没一个让哀家省心的。”太后深深叹了口气,咳嗽了几声。

丽妃赶紧轻轻的拍着太后的后背,他们的第你准备拿奴家怎么办啊?”林氏满脸焦急之情一任务是先生孩子一脸心疼:“臣媳炖了百合莲子羹,顺气止咳的,太后娘娘你喝些吧。”

话音落下,丽妃的婢女赶紧端过来。

太后身旁的嬷嬷用银针试过,确实没问题,这才给太后服下:“还是丽妃你最贴心,这些年哀家都看在眼里,辛苦你了。”

“太后娘娘哪里的话,臣媳只是做好一个儿媳该尽的责任,臣媳只希望皇上和太后平安。所以每天都在佛堂祈祷,希望您和陛下安好。”丽妃一脸温柔体贴的说着,看在太后的眼里,更是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