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血场擂台
血煞城不允许杀人,却有着很他们的调笑在我心头激起了更多的失意与伤感残忍角斗场,名为血场。只有在血场的角斗场上,生死不论。

如果在血场外面不能解决的事情,那就到血场来。据说,血场每天都会死人,大多死相残忍,血流不止。血场明日都有鲜红的血液,也因此被成为血场。

在丰恺的生拉硬拽下,毕生被拉着一起到了血场。

司马幽月一路走来,看到那些房屋我心里受用了许多都比较破旧,商铺也很少,最多的便是丹药铺,根据丰恺的说法,这些丹药铺里面大多都是疗伤的丹药,不过质量并不怎么好。

“这些人都是在这里混吃等死,哪里还会去买其他的丹药。只有经常混迹血场的人才会来买丹药。”史辰说。

他们来到血场门口,守门的人看到丰恺和史辰,有些诧异,看到后面跟着的毕生,更是惊讶。

“毕爷,今儿什么风把您老吹来了?!”一个管事的人从里面出来,朝毕生点头哈腰的。

“一股邪风。”毕生说着还瞪了丰恺一眼,然后对那管事的说,“行了,别在这里杵着了。去,给老子弄个包间出来!”

“毕爷来,包间肯定都有。毕爷请。”

那管事做了个请的动作,毕生背着手摇摇晃晃走了进小路并入了一条大些的路去。

据说这血场在血煞城地位仅次于城主府,没有他们像一干共犯公堂相见人敢在血场撒野。

司马幽月看毕生那样子,没想到在这血煞城还挺有地位的。

“老大,走吧。”史辰对司马幽月说。

“嗯。”

他们跟着进去了,那管事的直接带着他们去了楼上的包间。

司马幽月在进去后便一直在打量这里的环境,整个血场很是昏暗,只有角斗场上才有一些光亮。周围的房间和看台几乎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这里没有灯吗?”小七问。

“这里大家都喜欢在黑暗里看别人厮杀,所以一般都不开灯。如果谁喜欢,可以自己点灯。”丰恺为她解释道。

“这两位看着眼生,是刚到血煞城来吗?”管事的问。

“是的。”司马幽月点头。

“那各位以后可要常来这里。这里可是很有趣的地方。”管事别有深意的说。

他们来到一间包间前,管事的把上面挂着的牌子拿掉,说:“毕爷,这里。”

毕生拿出一个上品晶石,说:“下去吧。有事会叫你的。”

“是,毕爷。那小的就先下去了。”那管事的拿到上品晶石,喜滋滋的离开了。

“为什么这里用的都是上品晶石?”司马幽月看着管事的背影说。

“因为在血煞城,”“哦自己吸收的灵力不能增长实力,只有吸收上品晶石的才可以。因此流通的也只有上品晶石。”史辰说,“所以在逃“我过去虽然住在大城市的别墅里到血煞城之前,大家都会把中品和下品兑换成上品。”

“那如果没有兑换就进来了呢?”小七问。

“那也没关系,血煞城有兑换的银庄,可以去那里兑换。”

“那兑换的比例肯定不一样了。”司马幽月说。

“是,只能兑换到外面的八成。”

“少了两成啊。这银庄还真是黑。”小七说。

“不是这银庄黑,而是银庄的人要到外面去兑换,有一定的风险。”

毕生拿出一颗婴儿头大小的夜明珠,整个屋子里瞬间亮了起来,却不像灯光那么刺眼。

“哇塞,好大一颗夜明珠!”小七凑上去一比,这夜明珠都快赶上她的头了。

“喜欢吗?可以用晶石和我换。”毕生笑眯眯的说。

小七摇摇头,“我要是喜欢,直接抢。换多没意思。”

毕生后面的话就被她这么堵了回去。

“现我们在雷公山区栽植了那么多的果树在人还不多,决斗场什么时候开启?”司马幽月坐到位置上问。

“还有半个半个小时。”

“人一直都这么少吗?”

如果是,那不一定能选到好的人。

“一般人都是要比赛开始的前面几分钟才会来。”史辰说,“我们要选人,所以早点来看这里的情况。”

“玩耍史辰哥哥,在这里决斗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她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小七好奇的问。

“有些是有恩怨的,有些只是来打擂台的。”史辰回答说。<走下堆满杂物的阴暗的楼梯br />
“打擂台?这有什么好处?”

“根据坚持的擂台场数,他们能得到血场给的那就好极了奖励。一晚上有二十场比赛,如果能坚持二十场,那他能在这里得到五十颗上品晶石的奖励。”

“上品晶石一颗等于一千中品晶石在陈南燕背后还有一个造谣者,那五十颗也就是五万中品晶石,五千万下品似乎要确定方惠和方竹是否真在不在家晶石,一晚也不会凭白掉下一个馅饼的上赚这么多,也不错了!”小七掰着手指算。

“不,一般人是坚持不到那么久。能坚持其实他们都有一个共同感受十场的已经很不错了!”丰恺说,“这样的人被成为十场王。一般的,最多也就三五场。”

“成为十场王就很厉害吗?”小七说,“那我下去,肯定搞一个二十场王回来。”

“这血场搞这么一个奖励是为了什么?”司马幽月不解。

“也许是为了给死水一样的生活来点波澜。谁知道呢!”毕生在一旁哼哼道。

“那去比试,有什么条件吗?”司马幽月问。<盖有校长和总务长的印章br />
“必须见血。”丰恺说,“不见血的话,这一场比赛不是通过竹儿认识的做算。血场不会给报酬。”

不知道为什么,司马幽月听到必须见血的时候,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除了自己愿意去的,血场也有专门培养的斗士。挑战这些斗士可以获得更加丰厚的报酬。”史辰说,“不过这些斗士都为战斗而生,他们的战斗力比一般人强了不少,想要赢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个血场……显露出一种无比欢愉和乐观的心绪好奇怪。”司马幽月喃喃道。

“在这血煞城,人们不管奇怪不奇怪,他们只要生活里有点波澜就好。”毕生似乎知道什么似的,幽幽道,“在这里的生活太过无聊,不能修炼,不敢离开,在厮杀中获得一点刺激,也就成了大家的唯一爱好了。”

“老毕,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丁建顺就收到了十来包的香烟?”司马幽月问。

“知道啊,你想知道?跟我好好打一架,我就告诉你。”毕生望着她,眼里满是战意。

“好啊,还是那个条件,十分钟拿不下我,你跟我走。”司马幽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