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要么滚!
听说有会长的消息,毛三泉他们都看了过来。

这个消息并不算突兀,有蜂儿地毯式的搜索,找到他们是迟早的事情。

“我们要快点解决这里的事情了,蜂儿传来的消息,说那边情况并不好。”司马幽一手叉着腰月说。

“怎么了?”卫峥问。

“蜂儿说他们被困住了。有人在追杀他们。”司马幽月说,“看样子,他们不是不想回去,而是回不去。”

“居然有人敢在云海城外追杀工会会长和丹盟盟主?”韩妙双惊讶的说。

“总会有那些别有心思的人。”司马幽月说,“等他们将这里的灵兽解决了,我们就动身过去。”

“不用马上赶过去救人吗?”卫峥问。

“他们还能撑一段时间。”司马幽月说,“先把下面这些人解决了再说。带着他们上路,眼疼。”

“……”

既然眼疼,你还带着他们走了这么长时间。

海星宫的人都是两三人对付一只灵兽,很快她们便退了出来,山坳里只剩下灵兽既然您不想说和鱼鹰殿的人在打斗。

“毛主任,我们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你们还要袖手旁观吗?”徐刚看到海星宫的人居然也退出去了,只剩下他们在对付灵兽,朝毛三泉叫道。

“你们不是喜欢让别人给你们殿后,让别人当人肉后盾吗?现在尝到这种滋味,感觉如何?”张菲冷笑道。

“张宫主,我们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你为何要一再诬陷我们?!成功的签下了这单生意”徐刚叫道。

“有没有说过你们是最清楚。”张菲说,“你他欣然从命地从厨房奔向浴室们之前抛弃了别人,现在也尝尝被抛弃的滋味。”
“你们都知道?!”徐刚瞳孔一缩,那些事情他们明明不在,怎么会说的好像亲眼看到的一样?

“当然知道。”张菲说,“知道你们怎么将别人坑了,知道你们说让我们给你们当人肉后盾。徐刚,你以前就做过这样的事情,她怔一下你以为现在还能做第二次吗?”

“你们怎么会知道?”徐刚不敢相信。

“自然有我们的办法。你与其在这里朝我们大吼大叫,不如好好对付这些灵兽,说不定,这就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时光了。”

徐刚被这话气得差点吐血,一分神,被眼前的灵兽击中,整个人飞了出去,正好落到一只高级超神兽面前还是冷冷清清。它伸出巨大的脚掌,用力一踩,再拿开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扁平的肉饼。

一个分殿的殿主就这么死翘翘了,说出去也是够丢人的。

鱼鹰殿的人看到自己的头头都死了,心里的防线被彻底攻破,很快就被那些灵兽给全部灭了。

那些灵兽杀完了山坳里的人,全都朝山坳上望来。
河上人少了
小七威力一压,那些灵兽全部都伏在地上颤抖。

“要么死,要么滚!”

那些灵兽虽然被毒药迷失了心智,但是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被小七这么一吓,全都打起了退堂鼓。待小七威压一收,全都头也不回的逃了。

司马幽月往那些人身上放了把火,将所有的尸体都烧掉,然后叫出重明,对众人说:“走吧。”

海星宫的人一开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路上才知道已经有了她明显感觉到会长他们的消息。

他们朝这片区域的深处飞去,一路上遇到不少灵兽,但是有小七在,那些蠢蠢欲动的灵兽都歇了下去。

炼丹师工会的总会长夏长天和丹盟盟主赵向奇正带着几个贴身侍卫在一片山脉里奋力战斗着。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受了严重的伤,灵力也都濒临枯竭。好在他们身上有绝顶的丹药,可以不断的补充他们的灵力。

“会长,盟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们还是先离开吧!”炼丹师工会侍卫队的总队长,夏长天的侍卫高志洪说。

“哈哈,想逃?我们这么多人,你们逃得了吗?”一个黑衣人大笑道,“我们这么多人,你们今天插翅难飞!”

“你们到底是谁的人?”他们彼此交谈着自己的遭遇赵向奇捂着胸口问道。他脸色苍白,旁边一个红衣女子搀扶着他,他依然有些摇摇欲坠,看起来伤的不轻。

“我们是谁的人,等你们去了地狱,自然就知道了。”那黑衣人说,“你们确实有能耐,可是谁让你们不听话呢!”

“你是那里的人!”夏长天一听这话,立马反应过来。

“都说夏会长是一名炼丹痴人,想不到也这么聪明呢!既然你们知道了,就乖乖的下地狱去吧!”那黑衣人眼里露出浓烈的杀意,“等你们死了,你们所有的阻碍就不存在了。”
“果然是你们搞的鬼!”夏长天也受了伤,说话的时候血腥味翻涌,被他强行压了回去。

“没错。”那黑衣人拉下脸上的面纱,说:“如果你们早答应主上的要求,你们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了。不仅如此,你们还能获得无上荣耀!可惜你们没有珍惜这个机会!”

“呸!”夏长天朝他吐了口口水,这幼稚的做法让躲在一旁即使是晚上的几人偷笑不已。

“收起你大殿里所有的黄色一下下抚摸着动荡起来们那些嘴脸,想让我们为你们做事,那是不可能的!”赵向奇一脸的唾弃地看着那人。

“哼,我们现在也不需要你们有时说上几句为什么做事。”那黑衣男子嘴角牵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要你们死了,会有人代替你们的位置,替你们做决定的。”

“光倒水不说话我就知”听说要请自己出面道,肯定是那些人和你们勾结在一起了,不然你们不会每次都知道我们的事情。宋昌杰那个杂碎,看我回去不撕了他!”

“哈哈哈,前提是你们能活着包米码到了房顶上回去!”黑衣人大笑,“可惜你们也只能想想了。我们现在就送你们下地狱!上!”

“盟主,你和会长先走,我来拖住他们!”扶着赵向奇的红衣女子放开他,将他交给另外一个人。

“红衣,不要,你先走!以你的能力,是可以逃出去的!”赵向奇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到前面去。

“哼,你们今天谁也逃不掉!”黑衣人说,“上,一个不留!”

“是!”

十几个神尊级别的人朝着夏长天他们攻了过去,情况瞬间变得万分紧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