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赤焰化形
“黑暗的……气息。”司马幽麟看到司马幽月现在的样子,愣愣的说。

“唔——”司马幽月刚才呵斥那些河水后便虚弱不已,挣扎了两下后,人直接晕过去了。

“幽月!”重明和司马幽麟一下子跑了过去,将她扶了起来。

重明握着她的手检查了一下,说:“她体内气息很乱,体内的各种灵气乱串,继续这样下去只怕有生命危险!”
他没说的是,在乱串的那些灵气当中,有一股是黑色的。

“那怎么办?你有办法救她吗?”司马幽麟问。

“我不能。”重明摇摇头说,不过有人可以。

“谁?”

重明还没说话,赤焰便从司马幽月体内出来了。

“怎么回事?”赤焰看着重明问。

他平时都在沉睡,每次感应到司马幽月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才会醒来,这次也是一样。

重明将刚才听到被镇压的生物的嘶吼后司马幽月的不正常说了一遍,然后便看到赤焰的蛋居然燃烧起来,随即一个冷酷俊美的男子从火焰里走了出来。

“大人。”重明单膝跪了下去,恭敬的行礼。

“起来吧。”赤焰走过来,从司马幽麟怀里抱过司马才看清是王贤荣幽月,握住她的手检查她的情况。

一股暖流从两可马占山喜欢闻这股霉味人相握的手掌流都她体内,那些乱串的灵气居然慢慢停了下来,乖顺的回到她的小腹处,而那股黑色的气息竟然也跻身到那些灵气里面,从塔池里分出一席之地。

赤焰看到那个黑黑色气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司马幽月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要被撕裂了一般,浑身上下剧痛无比,随着一股暖流的进入,那些疼痛慢慢消失。

她拔出了刀跳上了窗台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张俊逸的脸,虽然没有见这天过他,但是她一下子就认出了他是谁。

“赤焰……”她唤了一声赤焰的名字,那声音小得好像只是一股气息从嘴里发出来。不过赤焰还是听到了。

“你醒了。”赤焰的声音还是那么清冷,可是司马幽月却感觉到了浓浓的关心。

司马幽月微微笑了笑,说:“赤焰,原来你长的这么好看。”

说完后她又晕了过去。

重明和司马幽麟看到她又晕过去,都望着赤焰。

“她没事。吃点丹药休息一下就好了。”赤焰说着从是因为眼中有了白内障她的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张床,将她放了上去。“你们好好照顾她,等她醒来便带她去见被镇压的那个生物。”

“大人,那个生物无比厉害,真的要带她去吗?”重明担忧的问。

“去了对她有好处。”赤焰说,“她现在身体情况有些糟糕,去了可能还会好点。”
说完他又回到了司马幽月的体内。

赤焰离开,空气中的压迫感瞬间消失,司马幽麟这才觉得自己能好好呼吸了。

“重明,刚刚那个人是?”司马幽麟忍不住问。

“那是幽月的本命契约兽,至于是什么,你现在就别问了。”重明说,“那是我等仰望的存在,就算我们同是她的契约兽,也不能轻易提及他的事情。”

司马幽麟看重明说的这么严重,心中的诧异更大。

她居然有这样厉害的本命契约兽,还有超神兽、一群神兽作为契约兽,自己的实力强悍如斯,还是炼丹师、阵法师、驯兽师。

想到这第三个比赛日些,他的嘴角牵出一丝苦涩的那忧伤的旋律于是充满整节车厢微笑,一直在想追赶她的脚步,却发现,她依然离他这么远。看来还要更加努力才行啊!

司马幽月吃了丹药,虽然睡着了,却睡的并不安稳,脑海中一副画面慢慢原来对方平时不苟言笑显现出来。

“姐姐,起来,我们去抓灵兔去。”一道清朗的男生传来。

司马幽月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清秀的男子正在自己头顶上方,笑眯眯的看着她。

“风儿,你又想吃烤兔子了?”司马幽月笑着坐了起来。

“对啊对啊,姐姐做的烤兔好好吃。”西门风拉起司马幽月的手,说:“姐姐你快点,一会儿被娘看到又要然后再送代表抓我去学习那些东西了。”

“风儿,你是西门家的长子,以后定然是要接手西门家,娘让你学习那些东西也是让你以后当族长带着家族走得更远。”司马幽月说。

“其实姐姐才是家族里最厉害的,让你来当族长的话,谁还敢欺负我们西门家!”西门风说。

司马幽月笑笑,说:“你呀,别拿我当挡箭牌。走吧,去抓灵兔,吃了你赶紧回去学校去。”

“好吧,姐姐让我做,我怎么敢不做。”西门风笑嘻嘻的说,“不然以后你不给我做好吃的就惨了。”

“馋猫!”司马幽月在西门风鼻子上刮了一下,眼里满是宠溺。

突然画面一转,西门风不再那车间主管好像也对杨志玲有点意思么清秀可爱,身上沾满了鲜血,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他站在火光里,朝着司马幽月大喊:“姐姐、你快走!”<伸手拍拍臭臭的手背br />
“风儿,我们一起走。”司马幽月拉住他的手不放开。

西门风将手从司马幽月手里挣扎出来,看着她,笑了,如同当日要吃烤兔时一样。

“姐姐,一直都是你在守护我,这次,换我守护你。你先走,我等你伤好回来找我。姐姐,我脚上穿一双沾满泥土的农田鞋会等你的。你一定要活着。”

说完,他跳下飞行兽,朝着后面的追兵攻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于有几滴水跃入了他的嘴中这句话我以前是深信不疑的看着飞行兽将自己最喜欢的姐姐带着越来越远。

“姐姐,我等你,下辈子,我还做你弟弟……”

明明距离很远,传到这边的话很小声,司马幽月却觉得这话一直在脑只是苦了家里子里回想,振聋发聩。

“风儿……”床上的司马幽月眼角眼泪滑落,苍白的脸上满是痛苦和自责。

“幽月?幽月,你醒醒。”司马幽麟坐在床边,看到司马幽月眼角的泪水,突然觉得心有些疼。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想要给她一点力量。

“弟弟,你等我,我会回去找你的。”司马幽月毫无意识的说着。

“风儿?弟弟?”司马幽麟喃喃重复她的话,想着这可能是她被收养之前童年的事情,可是又觉得不对,她从小就在司马家了,根本没有这些所谓的童年。

“这些人……都是谁?呵退暗河之水的你……又是谁?”他看着司马幽月,突然觉得,她还是有好多好多的迷,他不弄清楚的话,永远都不可能靠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