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闪电战(12)
天黑的时候,郑勋睿和郑锦宏悉数都来到了夔州府城之外。

刘泽清、李岩和苏从金等人,都有些忐忑,尽管他们不想要俘虏,可总不能够明目张胆的斩杀那些已经跪在地上不抵抗的流寇,战斗结束的时候,他们清点似乎一声比一声惨俘虏,人数居然接近万人了,这么多的俘虏,如何的稳定,的确令人头疼。

一整天的时间下来,郑家军经历了三场战斗,剿灭和俘获”刘向来却谦虚道:“不过就是个代步工具的流寇总数达到了五万人,打掉了张献忠三分之一的力量,而郑家军的这天晚上伤亡,可以忽略不计,如此重大的胜利,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郑勋睿的神色依旧是平静的,俘虏多了,按说谁都是要担心的,不过郑勋睿已经没有那些想法了,被俘获的这些俘虏,已经成为了行尸走肉,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就算是你给他们武器,他们也不会参与厮杀了,当郑锦宏禀报码头轰炸的只永远不会复生……东西要是坏了专心看她的电视效果的时候,郑勋睿已经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俘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如果说清晨的战斗,俘获的那三千余俘虏还蠢蠢欲动的话,那么后来生擒的这些俘虏,已经彻底打消了所有流寇反抗的决心。

战斗不惧怕失败,怕的就是彻底失去了信这事就是我做的心。

一整天的时间过去,夔州府城之内的流寇没有丝毫的动静,眼睁睁的看着城外的杀戮,西面的流寇也没有驰援,原地未动,既没有撤离,也没有朝着夔州府城的方向靠拢,这已经让郑勋睿做出了足够准确的判断,那就是张献忠被困在夔州府城之内,西面的流寇没有得到张献忠的命令,不敢撤离也不敢驰援。至于说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有趣的情况,郑勋睿可不想去分析,他现在思考的。是如何在翌日的战斗之中,彻底打垮张献忠。

苏蛮子正在指挥炮兵营。安放好所有的火炮,翌日开始的进攻,这些火炮将成为主力,等到城内的流寇被炸的失去了抵抗能力之后,最终的冲锋她就身子一软才会开始。

至于说说西面的流寇,安排一万将士,足够抵御了,再说只要张献忠被生擒或者斩杀了。这些人必将彻底失去抵抗的**,变得不堪一击,当然郑勋睿绝不会放过这些人,若是任由这些人四散逃离,接下来还会出现若干的流寇,最终还还有他这个陈世美的无奈是需要郑家军来征伐。

作战的部署早就落实了,郑勋睿不需要多嘴了,不过徐望华和周延儒等人从南京送来了加急的情报,倒是引发了郑勋睿的注意,这些情报是中午时分送来的。以至于让郑勋睿暂时没有关心夔州府城之外战斗的情形了。

苏蛮子脸色通红的进入到中军帐。

郑锦宏、刘泽清、洪欣瑜、苏蛮子、苏从金和王小二等人,悉数到齐。

郑勋睿的身边站着李岩。

看着众人,郑勋睿缓缓开口。

“剿灭张献忠及其麾下流寇的战斗。是按照我们预先的规划进行的,最多还有十天的时间,我们就一定能够彻底肃清张献忠红光满面及其麾下的流寇,不过诸位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有两个消息,对我们是不利的。”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不知道有什么样的不利消息。

“第一件事情,李自成已经攻陷了太原府城,时间就在五天之前。山西巡抚魏徐冰一边扒拉饭一边对时慧宝说:“赶紧吃呈润大人阵亡,晋王朱求桂被斩杀。河南以及山西的诸多王爷,因为恐惧。几乎都逃离到陕西西安府去了,李自成占领的西安府城之后,居然决定要进攻北直隶了。”

“第二件事情告诉对方这位司机是多么友善、多么敬业,后金的饶余贝勒阿巴泰,率领的十万后金鞑子,从大同入关之后,直接杀向了北直隶,他们已经攻陷把灯笼探进洞里:天哪了霸州、河间、永清等地,在北直隶肆掠,山东的杨贺与王允成禀报,说是后金鞑子很有可能进入到山东劫掠。”

“诸位或许听到了这两件事情,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李自成在河南与山西肆掠,丝毫没有影响到南直隶说声:“拿去你弟兄俩吃去以及浙江等地,阿巴泰在北直隶肆掠,同样对郑家军没有多大的影响,应该说你们的理解是不错的,除非阿巴泰昏头了,准备要进攻山东,那才会对我们造成一定的损失。”

说到这里,郑勋睿话锋一转。
“诸位都是跟随我长期征伐的,你们应该记得我们前往北直隶抵御后金鞑子,在文安县、固安县、霸州、武清县以及宝坻县看到的情形,后金鞑子惨无人道,遭遇惨重损失的总是老百姓,后来我们在保定府与河间府抗击后金鞑子,同样见识了他们的残暴,这一次阿巴泰劫掠的地方还是一样,这些地方的老百姓根本就没有恢复过来,再一次遭遇到后金鞑子的残杀,他们还有什么可能便红着眼睛说:大哥活下去。”

“每一次的厮杀征伐,最终吃亏的都是老百姓,想我大明曾经的辉煌何在,松山之战的失败,已经让朝廷彻底失去了抵御后金鞑子的能力,此番阿巴泰进入到北直隶,如入无人之境,内阁首辅钱士升率领大军抵御,根本不敢与后金鞑子面对面厮杀,老百姓已经彻底失去了希望,他们知道朝廷无法保护他们了。”

“想到这样的情形,我是很痛心的,北方大部分的士大夫和商贾,都搬迁到南直隶和浙江等地去了,稍微富裕一些的富户,也想方设法进入到陕西,留在北直隶、山西、湖广与河南等地的,都是走投无路的穷苦百姓,而战斗厮杀的沉重后果,就是他们完全承担了。”

“战斗厮杀总是要死人的,这没有什派人出外各处打听着肉汁四溅寻找雷芳芳的下不是你想的那样落么大不了,我也曾经听到一些说法,就是说天下打烂了大不了重新来建设,郑家军有实力彻底剿灭流寇,彻底打败后金鞑子,且郑家军一定要达到沈阳去,打到铁岭、安东、四平和怀德等地去,端掉后金鞑子的老巢,恢复我大明王朝的辉煌,当年的大唐盛世,也是在满目疮痍的情形之下重新建设起来的。”

“这话说的是有道理,可诸位不要忘记了,白手起家面临的困难是巨大的,能够保住的东西,我们就要尽量的保住。”

。。。

李岩看着郑勋睿,感觉到有些奇怪,其实这些事情,在大军出征之前,都在南京商议过的,当时周延儒曾经提出来了这些可能,也就是中原和北方乱的无法收拾了,郑家军的重点力量分部在南方和山东等地,北方稳住陕西,就等于有了据点,到时候郑家军依托陕西,进攻山西、河南、北直隶乃至于辽东等地,都是没有问题的。

郑勋睿也肯定了这样的判断,认为郑家军目前的主要任务,还是稳住南方。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分析,郑勋睿决定彻底剿灭张献忠,因为张献忠的力量渗透到四川来了,若是置之不理,必定会成为郑家军的心腹大患。

如今徐望华和周延儒的情报来了,无非是说北方已经开始大乱,距离乱成一锅粥已经不远了,既然这样的情况在预料之中,那就不需要多操心。
<那就是所谓的钉子户了br />不过李岩也隐隐明白了,郑勋睿的内心有矛盾的地方,一方面想着掌控天下,让老百姓都过上富足的生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惜采用诸多的手段,另外一方面郑勋睿的确为天下的百姓担忧,看见百姓遭受痛楚,内心就会不舒服,甚至是痛苦。

或许空前绝后之帝王,都会有这等的慈悲心肠吧,只是一般都不会表露出来。

中军帐里面陷入到沉默之中,郑勋睿的话语,让众人无话可说,想想也是,北方的情形凄惨,老百姓无法过日子,郑家军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总不能够让驻扎在陕西的第二军展开大规模的进攻,而且这个时候,就算是展开进攻,也不一定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毕竟李自成和阿巴泰的实力都是不俗的。

沉默的氛围持续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郑勋睿再次开口。

“好了,我说这些的意思,是要求诸位需要看的更加深远,不要以为我们取得了很多的胜利,就能够决定一切了,郑家军还面临太多的厮杀,还有数不清的战斗任务,我们需要在每一次的战斗厮杀之中,吸取经验,为日后更大的胜利奠定基础。”

郑勋睿刚刚说完,郑锦宏马上开口了。大声问道:“这桃园谁来包?”这是友四在欲擒故纵

“少爷,属下保证,明日之内,拿下夔州府城,打败张献忠。”

让人奇怪的是,郑勋睿看着郑锦宏,居然摇头了。

“郑总兵,不要着急,明日我们暂且不要进攻夔州府城,明日我们的重点,还是放在西面的七万流寇身上,我想他们明日肯定是要驰援的,这七万人数目可不小,我们一旦打败了这七万人,那么城内的流寇就彻底失去了希望,不管是张献忠还是刘文秀,都是我们的阶下囚了,当然明日若是城内的流寇出来厮杀,你们也不要客气。”

郑锦宏连连点头,李岩等人却是倒吸一口凉气,大帅的胃口太大了,目的居然是全部剿灭十五万的流寇,若是城内的流寇趁浑水摸鱼,那郑家军也不会客气。

看来这一次的战斗之后,湖广和四川等地,将彻底稳定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