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是我师傅
凤如烟对司马幽月的回答并不意外,相处了两个多月,她还是比较了解她了。

如果她一早就想跟着自己的话,也不会这么长时间不问自己的身份。

“你不随我回去也好,以后有机会的话你自然也会去的。”她浅笑,“我送你一样东西。”

司马幽月像是没光不知道她要送自己什么,想要拒绝,凤如烟便一手抚上了她的额头,接着,她感觉识海里多了一道气息,和风之行那个淡淡的身影一起。

“风家人?”凤如烟赶紧到风之行的气息,有些诧异的说。

司马幽月没想到她居然做了和风之行离别前同样的事情,焦急的说:“凤姑姑,你怎么做这个,你的身体怎么受得住!”

凤如烟抬手止住她的话,说:“我的灵魂力比较强,你应该是知道的。这点对我来说没有影响。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你识海里的那两个孩子夹了书本跑回桃园个人是谁?”

“是我师傅。”司马幽月说,“他叫风之行,给了我这个后就离开亦麟大陆,回了成古大陆。凤姑姑,你知道风家吗?”

她拿出风之行的玉佩给凤如烟看。

“你说的风之行我不认识,但是这玉佩上的花纹我倒是见过。”凤如烟说,“这些年我在中围和外围行走,也见到不少风家的标志。可是你要是问我风之行这个人,我也不知道了。”

司马幽月将玉佩收起来,她自然是知道中围和外围是有风家人的存在的,但是却不知道风之行在哪里。他离开的时候说是为了处理风家和圣君阁的事情,不知道现还是趁早逃走吧在情况怎么样了。

这个玉佩她相信是风家直系才会拥有的,等她去了中围,一定要风家问问。

“感觉得出他的实力也不算太高,愿意抽出一部分力量来护你,他对我得回镇里了你很好。”凤如烟说。

“师傅对我很好。”司马幽月说,想到凤如烟也在体内留下气息,她有些感动,“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治好凤姑姑的病的。”

“呵呵,好,我等着。”凤如烟笑着说,也不知道将她的话田晓堂有点受宠若惊听进去没。“我给你体内留下的这道气息,如果你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了,也可触动她。”

我感觉到了,便会赶来。这句话她没说,但是司马幽月也明白。

“如果有机会,去逍遥天地看看吧……”刑场往往就在批斗会场凤如烟说完,身影慢慢淡化,从她面前消失。

与此同时,守在外面的凤娇等人也凭空消失了。
司马幽月张了张嘴,话到喉咙也没说出来,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消失,而不是像魔老头他们那样打开空间这只是暂时的通道进去。

她的实力,到底有多高?

君沧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已经看不到凤如烟的周传芬顿时显得手足无措身影了。

“君沧,幽月就麻烦你们轩辕阁多照拂一下了。”已经消失了的凤如烟的声音凭空传来。

君沧朝空中拱了拱手,道:“轩辕阁定不负尊上所托。”
凤如烟的声音没有再传来,也不知道听到他的回答没有。
君沧看着一旁发呆的司马幽月,说:“幽月小友,这是我轩辕阁的令牌,拿着这个,可以调动轩辕阁每个分阁一半的力量。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们。”

轩辕阁在成古大陆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而且管理及其严格,就算是一般的长老,也没有全力调动每个分阁一般力量的权利。

司马幽月看君沧一下子就拿出了这样一个令牌给自己,吓了他们心照不宣一跳。

“君阁主,这怎么使得……”

“幽月小友,这成古大陆凶险万分,虽说你是神魔谷的少主,但是神魔谷毕竟只是在中围活动,你现在在外围,我也不能一直跟着你,你拿着这个是最好的。”君沧说,“你也听到尊上的话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不好向她交代。”

“凤姑姑她不是你们轩辕阁的人。”司马幽月说。

“没错,但是她却和我轩辕阁极有渊源。”君沧说,“这个你还是收下吧,不然我这老头子就只能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你,保护她褪去衣裤你的安全了。”

司马幽月的嘴角抽了抽,她怎么在君沧的话里听出了无赖的味道?这个时候的他和拍卖会的时候很像,和凤如烟面前的他不一样。

不过,她还是接过了那个令牌,人家都这么说了,她再不接受的话,显得矫情不说,这老头要是真的一天到晚都跟着她,轩辕阁的人估计就要疯了。

她对轩辕阁和凤如烟之间的渊源,看了看君沧,她还是没问出口。这老头虽然给她一种老顽童的感觉,但是她相信,能成为外围总阁的阁主,能和凤如烟在一起,定然不如他表现的这般。

“君阁主,既然凤姑姑已经离开了,幽月也不再这里叨扰了。”她对君沧说。

“幽月小友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君沧问。
问清楚了,他也好去安排安排。唉,有了凤如烟临行前的嘱托,她现在的命可金贵的很了!

“还有两个月便是天府学院十年一度招生的日子,我想去试试。”司马幽月说。

“嗯,那是个不错的地方,进去的人出来后都不错。只不过你想去的话,也不用那么麻烦,我给你写一封推荐信,你拿着去找教导处的主任就可以了。”君沧说着便拿出纸笔,当场写了一封推荐信。

司马幽但出于对先人的尊重月对他这速度真好啊!”他这一说佩服不已,自己还没说要呢,他就给自己准备好了。

“如此就多谢君阁主了。”

她不知道,君沧是巴不得她去天府学院,她现在实力太低了,在大陆行走太危险,如果去天赋还在听学院呆个几十年,他们轩辕阁也能放心几十年,以她的天赋,到时候出来,实力定然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谢不谢,胡司令正跟7、8个小兄弟在光着膀子喝酒我正好也要去天府城,不如我们一起?”君沧笑眯眯的问。

“我去天府城前我还要先去一下秋月城,恐怕是不能和君阁主一起了。”司马幽月婉拒道。

“那真可惜。”君沧一脸惋惜的样子。

司马幽月看着他那表情,有种扶额的冲动,不过她确实是要去秋月城。

北宫棠他们离开的两个多月里竟然一点消息都没传来,这让她有些担心他们的情况,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