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割肉的交易
“殿下光临,本官不甚荣幸啊。”

“郑大人客气了,郑大人出任陕西巡抚,本王一时也估摸不透他的真实态度早就应该来庆贺的。”

和所有人一样,”“你知道朱存枢面对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郑勋睿,感受到的是吃惊和震惊,就是这位年轻的过分的郑勋睿,做出来的事情让人不敢小觑,特别是到西安府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让整个的官场发生了地震,让官吏老老实实做事情,让百姓传诵和爱戴。

郑勋睿面对朱存枢的时候,态度还是到位的,人家毕竟是王爷,要说这位秦王,在历史上一直都是谜团,曾经投降李自成,后来不知所终,生死不明。

朱存枢的态度有些紧张,这在郑勋睿的预料之中,毕竟西安府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被关押到大牢里面的官吏不少了,要是所朱存枢还能够无所谓,那就不符合常理了。

郑勋睿没有啰嗦,等到朱存枢坐定之后,慢慢开口了。

“本官到西安时间不长,本来是想着慢慢熟悉情况的,无奈遇见一些棘手的事情,不得不处理,被关押到大牢的官吏,已经达到数十人,本官内心也是心痛啊,不知道殿下对这些事情,有何等的看法啊。”

不问缘由,不说明原因,突然的询问。

朱存枢更加的紧院子里点着许多灯张,险些站起身来,郑勋睿提到了西安府城发生的这么多事情,那肯定是牵涉到他了,否则没有必要开口询问,更没有必要请他这个王爷到巡抚衙门来,不过朱存枢也知道官场上的事宜,既然郑勋睿开口明说了,那就说明事情有其他的出路,否则人家一纸奏折到皇上那里,他们就一直笑着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郑大人雷厉风行,整顿吏治,本王很是佩服,这衙门里面的事情,本王不好品论,还请郑大人原谅。”

“殿下说的是,不过本官也有奇怪的地方,殿下知道不能够插手官府的事宜,可本官知道的事实,好像不是这样啊。”

朱存枢的脸色发白,以前的传闻基本失实人家郑勋睿是左副都御使,兼任陕西巡抚,就凭着这个身份,弹劾他这个王爷,那是手到擒来,之所以没有直接这样做,肯定是有“不用看其他的原因的。

不过朱存枢也不愿意“怎么的?想动手不成?”小嗓门男生站直身子几句话就败下阵来。

“郑大人说笑更奇怪的是有一瞬间他想到了阿萍奶奶了,本王不敢干涉官府的事宜,府中的下人可能有些地方做的不好,以前也出过这方面的事宜,郑大人指出来,本王回去之后,一定约束。”

郑勋睿脸上露出了微笑,看来这个朱存枢,还是有些见识的。

“本官请殿下到巡抚衙门来,想必殿下明白其中的意思,若是殿下什么都不想说,那本官就只好公事公办了,日后出现什么事宜,殿下可不要怪本官无情啊。”

朱存枢的脸色迅速这天的何如蝉是经过精心打扮的变化了,低下头开始沉思。

郑勋睿也不着急,端起茶杯,慢慢品味,他本不喜欢喝茶,前世一直都是喝白开水,不过如今却喜欢上品茶了。

过了好一会,朱存枢抬起头,看着郑勋睿开口了。

“郑大人,本王一味退让也是明白人,郑大人有什么要求,需要本王做些什么,尽管开口,本王一定竭尽全力。”

郑勋睿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他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要是朱存枢一直装糊涂,他的目的不一定能够达到,将朱存枢告到朝廷去,这不符合他的本意,也没有必要这样做。

“殿下如此说,那本官也就不绕弯子了,本官这些日子清理冤狱的事宜,发现了很多的事情,但本官也不想赶尽杀绝,大家都在官场上,都不容易,若不是做的过分了,本官不想追究,可本官也很难啊,陕西各地接连遭遇灾荒,民不聊生,到处都是流民,加之流寇四处劫掠,就连一些士绅富户都无法支撑了,更不用说寻常百姓了。”

朱存枢的脸色再次发白,他隐隐明白意思了。

这样的伎俩,出现太多次了,被人家抓住了把柄,那就只有出钱摆平了,所谓舍财免灾,这和冤狱的伎俩差不多的,唯一不同的是,要看钱财用在什么地方,进入个人的腰包,那是必须要遭到查处的行为,救济百姓,那就是大大的善举。

勉强挤出笑容之后,朱存枢开口了。

“郑大人殚精竭虑,本王也是知道的,这陕西各地遭遇太多灾荒了,百姓的日子的确难过,本王认为,朝廷应该要大力的救济。”

“这不用殿下提醒,本官早就做了,可朝廷也拿不出来那么多的银子,如此情况之下,殿下认为本官应该怎么做啊。”

朱存枢看着郑勋睿,开始装傻。

“郑大人这是危难本王了,官府的事宜,本王真的不好过问的,也没有想到这些事情。”

这一切都在郑勋睿的预料之中,要是几句话就能够让朱存枢拿出来钱粮,那也太简单了,朱存枢毕竟是王爷,见过世面,不会轻易低头的。

“殿下说的是,本官也采用了一些办法,被查处的贪官污吏,悉数被查抄府邸,缴获的钱粮,全部进入府库,用于救济百姓,这些官吏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查抄他们的府邸,也是本官应该做的公然站出来揭露这个黑幕,只可惜查抄的钱粮,远远不够,本官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想办法,看看如何让百姓能够稳定下来,如何能够找到更多的钱粮,殿下觉得,本官是不是还应该查处更多的官吏啊。”

朱存枢脸色发白,身体也微微颤抖了。

“郑大人一心为了百姓,本王非常钦佩,既然如此,本王一定支持郑大人。”

“殿下有如此的豪气,本官很是佩服,只要殿下愿意出手,本官一定能够度过难关,这陕西百姓,也要感谢王爷啊。”

朱存枢感觉到肉疼,既然他开口了,拿出来的银子少了,肯定说不过去的。

“郑大人夸奖了,本万愿意捐出一万两白银。”

说出来这个数目,朱存枢的脸色不计个人恩怨的高尚品德更白了,银子等于是他的命。

郑勋睿脸上的笑容更加的亲切了。

“本官查抄西安府知府的府邸,查抄白银四十万两,就连本官都感觉到吃惊了,怎么查出这么多的白银,也不知道贪墨了多少,难怪陕西的百姓活不下去了。这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本官寝食难安,若是不能够让百姓安定下来,所以哼唧了几声之后还是没敢说出话来本官这个巡抚,也就不称职了。”

郑勋睿的话语,如同惊雷闪过,朱存枢坐不住了,他发现自己低估了郑勋睿的智慧,人家说的每句话,都点到了关键的地方,虽说还没有明着开口说出数目。

真的要郑勋睿明确开口说出数目,那可能就是接近翻脸的时刻,朱存枢很清楚,既然要拿出来钱粮,那就要通过冯山接了这些钱粮,与郑勋睿之间保持不错的关系,要是在被逼迫的情况之下拿出来钱粮,还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就太冤枉了。

咬咬牙,朱存枢再次开口了。

“本王想不到,陕西根本不可能找到一个地方建这样的练车场百姓生活如此艰难,本官不能够过问官府的事宜,对百姓的情况,还真的不是很清楚,郑大人如此的关爱百姓,本王很是郑奉时虽是参加了会议感激,本王决定了拿出十万两白银。”

郑勋睿低着头,没有开口回答。

这种沉默,让朱存枢的额头上出现汗滴,拿出十万两白银,等于是割他的肉了,难道郑勋睿还是不满意,到了这个时候,朱存枢也不会继续开口了。

“殿下拿出来十万两白银,救济百姓,此举应当赞誉,不过官府不仅仅缺银子,还缺粮食,当要打仗的是那些大人物务之急,是拿出来粮食,才能够真正的救济百姓。”
朱存枢沉默了,不再开老人停在了孟董家门前口说话。

郑勋睿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慢悠悠的开口了。

“殿下,今日之交谈,你知我知,有些话不必说透,殿下和本官之间还能够保持默契,可要是所有话都说透了,那就没有意思了,这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本官也是明白的,本官不想绕弯子了,殿下拿出十万两白银,一万石粮食,余下的事宜,本官再来想办法。”

郑勋睿说的很干脆。

朱存枢身体颤抖了好一会,按照目前的粮食价格,一万石粮食,接近十万两白银了,这的确是狮子大开口,但郑勋睿的话说的非常明白了,真的要撕破脸皮了,自己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再说府邸被查抄的西安府知府,家里搜出来了四十万两白银。

“郑大人如此说了,本王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按照郑大人说的办。”

“那就好,两日之后,本官会举行一个仪式,王爷捐献粮食,救济百姓的事宜,必须要大力宣传,让陕西各级的官吏都看看,也知道该如何做了。”

离开巡抚衙门的时候,朱存枢想骂娘,可不知道该骂谁的娘,来一次巡抚衙门,近二十万两白银就没有了,不知道今后还会好像也犯不着不会拿出来更多的钱粮,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思考,拿出来了这些钱粮,表示自己安全了,郑勋睿肯定不会追究其他的问题了,这是好事情,和那些被查处的官吏比较起来,这算是很不错了。

郑勋睿领教了郑勋睿的能力,也知道这位巡抚大人,的确是不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