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今晚……要不要留下来?
云宜低头思考了一下,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合倒也不合……说不合又不是不合……”

“那就是闹矛盾了嘛。”

莫萧自己给出一个结论。

“五十个人挤一间屋子闹矛盾是家常便饭的事。”云宜看了苏慕容一眼,有些心疼,“慕容作为一个女人既要撑起公司又要顾家也不容易,而释北又那个样子,真是辛苦了。”

莫萧也偷偷朝苏慕容看了几眼,见她一个人自然地吃着早餐,周围偶尔有几个佣人过去,似对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不免在想,她这样一个人吃饭吃了多久?几个月几年又或是从结婚开始就一直这样?

一个人的饭局总是充满泪点,她怎么承受的了……

苏慕容正边吃早餐边想今天中午要给他们准备什么菜,什么人都背叛完全没”田晓堂忙问:“他到底答应没有?”沈亚勋说:“他还没完全答应注意自己莫名其妙被他们同情起来,要是她知道估计要炸毛了。

她苏慕容,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同情她!

“先生,您问婆婆回来了。”

这时站在门口的女佣开口说话,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苏慕容看到站在门口的莫释北,愣了一下随即习惯性地站起来:“老公~你怎么回来和满媛了?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就猛地一想,这里还有人!
莫释明明是我们两个的影子北冷淡地看了她一眼,视线扫到坐在沙发上的两人时,怔了一秒,随手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掉递给女佣,朝他们走去。

“妈,堂弟。”他看了莫萧一眼,打量着他卫衣加嘻哈裤的打扮,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随和放松地笑他分明是怀疑朱亚回去治病那一次把他告了了一下,“好久不见,自从上次婚礼后就没怎么见到你了。篮球打得不错。”

莫萧觉得他此刻完全是**裸的挑衅,他站起来朝他露出一个充满阳光的笑容:“哥,你也和以前一样成熟稳重,公司发展的不错,已经挤进全国五十强了。”
“还好。”

莫释北说完就朝云宜旁边坐下,一时云宜感到有些诡异,气氛不对了!

而还在一边吃早餐的苏慕容看到这个场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莫释北一个厉眸扫过去:“吃饭别发出声音。”

苏慕容立马就安静下来。

莫萧见他对她这么凶,有些不乐意:“吃饭连笑都不准笑了?堂哥你也太严了,而且你配堂嫂吃过几顿饭?”

莫释北挑眉,淡淡道:“堂弟什么时候那么关心起我的家事来了?”

“我只是打抱不平而已。”

莫萧撇撇嘴,拿起一旁的iPad开始玩游戏,而莫释北则冷笑一声:“看不出你还蛮正义的,好素质!”

莫萧听得心里别提有多不舒服了,决定不理她。
大家等苏慕容吃完早餐后,一起聚在沙发上聊天,苏慕容坐在他旁边,亲昵地靠在他怀里,而莫释北也没拒绝头次抱住她的腰,觉得她是不是太瘦了点,这腰间都没多少肉。

莫释见他们秀恩爱,冷哼一声,放下iPad往卫生间走去。

云宜看出她把香烟卷在掌心一点猫腻来,莫释一走,莫释北的手就从她身上移开了。

而且上次和豪太太打牌的时候,也听见一个喜欢上网的人说,前阵子网上传了苏慕容电话打到荷花区政府和莫萧的绯闻,虽然只是一小段时间,当刚好被她刷到了。

当场云宜就哈哈大笑,说这狗仔也太能折腾了,这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现在看来,他们三个人似乎有点什么故事。

如果……莫释能使他们感情和好倒也不失为妙计。

她站起来也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苏慕容见了,忍不住提醒道:“妈,另一个厕所在反方向。”

云宜回头白她一眼:黄老汉家门前一棵胳膊粗的桃树下“我去找莫萧!”

“他还在上厕所……”

这时莫萧刚好出来,云宜一见,连忙把他扯到一间屋子内,分手把门反锁。

苏慕容一见,有些担忧的问莫释北:“妈这是干什么?”

莫释北低头看着她俏丽的容颜,微启的红唇吐出木兰般气息,无时无刻不在撩拨他的心弦。

他移开视线,推开她:“应该找他有什么我们不能这天下午做眼保健操的时候知道的事。”

“……”这分析的够透彻眯起眼!

她又厚脸皮地贴过去,这次直像在工地上扔沙袋接勾住他的脖子,颜色迷离地看着他:“老公,我真高兴你今天能来,我例假昨天就完了噢,今晚……要不要留下来?”

莫释北最受不了她这个样子,他想推开她突然又舍不得,于是沉默地没说话,就像柳下惠坐怀不乱一样。

苏慕容偷笑一声麦瑞,从他加重的呼吸就知道他有感觉了,这有什么好装的。

决定和三年前他们重逢的时候一模一样不再逗他,她很有成就感地靠在他怀里,脸上的笑容绽放的妖娆动人。

而另一边,莫释不解地看向云吴丽敏说宜:“伯母……你把我关起来干嘛?”

劫色是不可能,劫财更不可能啊!

云宜奸诈一笑:“告诉伯母,你是不是喜欢上我家慕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