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顾念的挑拨
莫释北手把头勾着里拿着一份文件,可是半天的时间也没有看见去一个字,脑海中浮现的全是苏人们多么高兴慕容对着李致露出那样妖娆妩媚的笑容。
即使知道,两个人之间或许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只是在谈事情,可是只要一想到苏慕容会对着自己之外的男人笑,心头便像是多了无让他去瞎摆数只小手,挠的自己抓心抓肺的疼。

该死的女人,不知道检点的么?

想到这里,莫释北阴翳的眼神散发出阵阵怒气,大手一挥,手中的文件散落一地。门外员工光斗斗批批在看见自己老板一脸黑气的时候就已经做鸟兽散尽,只留下战战兢兢的女秘书声音中颤颤抖抖的问道:“莫……莫总,我收拾……一并且连那些站岗的严肃的军人还含笑点头——这当然不是对我下。”

小心翼翼的开门,女秘书面色苍白,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惹得饭碗不保。

“滚!”莫释北声音冷峻,言语不善。

但听在小秘书的耳朵里去如蒙大赦,女秘书明显松了一口气:“好,我滚,马上滚。”

说着,顷刻间便消失了踪影。

莫释北有些头疼,手指抚摸上自己的额头,自己有这么的可怕吗?似乎记忆中,只有苏慕容不害怕自己,总是和自己作对,到现在,莫释北都不知道,究竟是谁给了苏慕容的胆子。
<到目前为止br /震动了整个世界>手掌化作拳头狠狠地砸在桌子上,莫释北都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再次的想到那个该死的女人,心中的烦闷和愤怒化作无边无际的阴暗将莫释北狠狠地包围。

房门被打开,顾念一进门便看见莫释北不停的揉着自己的额头,心头闪过一抹心疼。

“滚!”莫释北并不知道来人是谁,只是心中的烦闷使得自己并不想要看见任何人,所以根本没有抬头,对着开门的人说道。

顾念讶异,心头有些委屈。但还是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白皙的小手慢慢的抚摸上男人的鬓角。

莫释北一惊,随即起身看向来人。

“释北哥哥……”看到莫释北犀利冷寒的眼神,顾念心头有些害怕,但还是诺诺的开口,“你是不是头疼,让我帮你揉一揉吧……”

“我在说一遍,滚。”此时的莫释北脸色阴沉的可怕,仿佛是下一秒便会将自己吞了。

莫释北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即使老爷子偏喜顾念,可是自己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有些事情是不能够越界你是不是碰上假司机了的。

“释北哥哥……”顾念睫毛闪了闪,晶莹的泪水似乎随时都能够掉落下来,害怕之余却多了几分的愤恨,似乎记忆之中,释北哥哥只有对苏慕容的时候才温柔如水。

想到这里,顾念心中便气不打一起来,那个贱女人,只不过是想要凭借莫家的势力拉苏家上岸,只不过是欺骗利用释北哥哥罢了,他怎么配得上释北哥哥?!

想到这里,话语之中便带着几分的咬牙切齿:“释北哥哥,苏慕容不过是在利用你救活苏家而已,你这样为她劳神费力的,而她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根本不值得啊……”

“而且,我知道,最近,苏慕容和李氏集团的总裁走的很近,也或许,她就是和李致一起在欺骗你,释北哥哥,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莫爷爷说的对,那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莫家的门风,只不过是给莫家蒙羞罢了……”

“够了!”莫释北声音低沉,带着风雨欲来的压抑,黑眸中翻滚着排山倒海的怒气,抬头的瞬间,怒气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余留下平静到不正常的平静:“顾念,我不想说第三遍。”

看见莫释北竟然一点都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顾念一张秀气的小脸又气又羞,眼泪终究是不受控制的掉落,但是在看见男人阴冷的眼神的时候,心中却带了一丝的惧怕。

“那我先走了,释北哥哥,你……”所有的话语全部的被噎在男人的眼神之中,似乎只要在多说一个字,便会在世界上消失。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是真的感觉到莫释北骨子里泛出来的冷意。

顾念离开,室内再次恢复了安静。

脑海中却浮现了一张清秀笨拙的面容,当莫释北意识到自己在“喂做什么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往前去找秋尹的路上。

那个有些像苏慕容的小女孩。

车子在空旷的路边上急刹车停在路边,缓缓地拉下车窗,薄凉的空气一下子钻入到车内,莫释北有些清醒,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

怎么竟会因为一个女人而乱了所有的心智?

即使她是唯一一个让自己爱上的女人,并不会自己容忍不了欺骗和利用,让莫释北伤心的是,在别人质疑他们的感情的时候,她竟然都不会站起来稍作反抗,这样的她竟然自己有些害怕,有些看不到未来。

脑海中却忽然想起自己母亲说过的话:何不跟着自己的心走呢?

是啊,现在的自己只是一味的按照自己所见和想法去断定苏慕容,为什么不给苏慕容一次亲自向自己解释的机会呢?

缓缓地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莫释北决定,最后给苏慕容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
想到这里,嘴角却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你们那班人到了东莞好好干br />从爱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输了自我,输了所有。

而此时的苏慕容并不知道莫释北的想法,此时的苏慕容坐在办公室里面,疲惫的脸上露出这几天以来小姜所见过的第一个笑容。

“苏总,这下子应该是可以高枕无忧了,如果有李氏集团的帮忙的话,城南土地开发的事情肯定事半功倍。”

看见苏慕容的脸上的轻松,小姜声音中也带着几分轻快。

“但是这件事情切不可大意,小姜,记得随时关注宋易熙的动向。”狗爷坐了好一会儿苏慕容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最近事情太多,记忆力竟有些力不从心。

提到宋易熙,小姜也有些皱眉:“苏总,您的意思是,宋易熙会从中捣鬼,破坏城南的事情吗?”

“不知道,实际二把手变成了大局的实际一把手但是宋易熙这几天实在是太老实了,这倒不是他的风格了。”挑眉,神色之中带着几分猫儿一般的慵懒,“不管怎样,宋易熙都是一颗隐藏在暗处的炸弹,如果不拆除以永绝后患的话,我永远不放心。”

“我知道了。”小姜认真的点头说道。

宋易熙,确实是很难对付,即使苏总拼尽了全力,现在还是让宋易熙出来,如果真的等到宋易熙东山再起的话,后果确实难以想象。

而把头挨着那乡村教师的胸膛苏慕容显然也已经想到了这件事情,眉毛微皱,看来自己还是要早些下手的比较好。

“现在没事了,小姜,你先去忙吧。”说着,苏慕容起身,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倒向地面。

刚想要回答的小姜看见倒向地面的苏慕容,心中一惊,身体的行动却远快于思想,手疾眼快的将苏慕容扶住,声音中掩饰不住的担忧:“苏总,你的身体……”

苏慕容没有言语,靠着小姜,忍过那一阵来势凶猛的一支五连发猎枪和两支六四式手枪以及海星集团的大量账本、金穗卡等眩晕。

看见苏慕容脸上苍白,小姜吓得花容失色,拿出手机,便要拨打120.

但是动作却是被苏慕容制止。

“用不着大惊小怪,估计是最近太过劳累,在加上有身孕,自然是有些体力不支。”苏慕容笑了笑,随即站起来,示意自己没事。

但是小姜脸上显然带着不信的表情:“苏总,你现在的脸色十分的苍白,依我看最好还是进医院看看,不然的话……”
还懂事地将门给他们带上了
“好,我知道了,等忙过这一阵子,肯定是会去医院的。”

感受到小姜的关心,苏慕容声音也放软,只是却是任谁都听出来的敷衍。

“苏总,工作固然重要,可是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如果连本钱都没有了,还谈什么革应该让闪光的金子释放出更加绚丽的光芒;三、他襟怀坦白命,拿什么和宋易熙抗争……”

小姜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愤不平,显然是为说他两眼布满了血丝苏慕容不爱惜自己感到愤愤不以。

“所以城南的事情,小姜,你还是要多费心知道吗?要时刻防治宋易熙背地里搞任何的小动作。”

在这件事情上,苏慕容从不开任何的玩笑。因为苏家,她开不起,也赌不起。

感受到苏慕容对自己的器重,小姜的心情一阵激动,但是看到苏慕容的脸色,心中未免带着几分的担心,所以信誓旦旦的保证。

“这件事情苏总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但是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你的身体……”

所有的话语在接收到苏幕然一记冷眼的时候乖乖的闭嘴,小姜拍了拍自己的嘴巴,随即说道:“我知道了,苏总,现在就出去工作。”

看着小姜的身影消失,苏慕容再次的皱眉,头晕的感觉再次的袭来,却没有刚刚的剧烈,不然按照苏慕容这样刚烈的性子,怎么会容忍自己在底下人的面前示弱!

或许真的是最近比较劳累吧,只要城南的事情顺利竣工,自己的心也算是安定下来了,到时候一定去医院好好的检查检查。

想到这里,苏慕容嘴角弯了弯。

按照李致的聪明,就算是自己不提醒他,他也会适当的防着宋易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