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剿饷
崇祯十三年六月底,皇上下发圣旨,加收剿饷。

郑勋睿看着桌上的敕书,想起明末三饷,明末三饷为辽饷、剿饷和练饷。

辽饷自万历四十六年就开始征收,名义上是为了辽东的战斗支出,平均每亩地加征九厘,崇祯四年的时候,又提高到每亩地一分二厘,每年可以多征收农业赋税六百六十七万两。

皇上下旨开始征收剿饷,就是对付流寇的,每亩地增加五厘,全低头看下去年可征收两百八十万两。

至于说练饷,因为郑勋睿的穿越,迄今尚未开始征收。

郑勋睿明白,这肯定是杨嗣昌的意思,十面埋伏、四正六隅的战役,需要大量的钱粮,朝廷拿不出来那么多的钱粮,于是负担就转移到百姓的身上去了。

严格说起来,明朝的农业赋税,并不是特别重的,与之后的清朝比较起来,不算是特别多,且大明的官吏一直都呼吁朝廷不应该与民争利,必须要藏富于民,更因为明太祖朱元璋知道农民的辛苦,故而赋税定的不高。各级的官府若是严格按照赋税之要求征收,绝大部分的农户是能够承受的。

可惜实际情况绝非如此。

崇祯年间大规模的灾荒,已经将百姓逼到了绝路之上,很多地方赤地千里,就算是朝廷免去这些地方百姓的赋税,百姓都是活不下去的,故而增加剿饷,等同于饮鸩止渴。

其次就是*,朝廷决定征收剿饷,每亩地增加的赋税是五厘,可到下面实际操作的时候,就会变成那是大安第一次进那种地方一分左右,大叔直起身子地方官吏可以从中大肆贪污。甚至出现了有些地里面黑鱼金鱼乌龟螃蟹中华鲟都有方已经征收起来了剿饷,却言当地百姓困苦,无法征收剿饷。

大明的农业赋税的确不高。但苛”村长说着捐杂税高的出奇,因为流寇的骚扰。也因为后金鞑子的侵袭,各地官府想方设法的以练兵或者加强防御的名义征收苛捐杂税,而这些苛捐杂税的数量,往往是赋税的数倍以上,这就让老百姓无法承受了。

农户本就无法承受苛捐杂税,土地的兼并让他们的负担更加的沉重,大明有功名的读书人,可以少缴纳甚至是不缴纳农业赋税。进士、举人和生员,分别按照朝廷的规定,可以免去多少田亩的农业赋税,正德年间之后,士大夫阶层基本不缴纳农业赋税,这是朝廷优待读书人的举措,可惜这样的举措,被士大夫充分利用起来,他们开始大规模的兼并土地,农户因为无法承担沉重的苛捐杂税。心甘情愿将土地卖给士大夫和商贾。

赋税的总额是不会变化的,也就是说官府需要征收到的粮食和银两数目不变化,并不因为土地的兼并减少。于是那些耕种土地的农户,就要承担土地兼并的恶果,他们的赋税一路增加,甚至超过田亩收入的六成,如此的情况之下,农户当然没有活路了。

剿饷的征收,将是新一轮灾难的开始。

南直隶也需要承担一定数额便笑道:“只管说笑话的剿饷,只不过这一次征收的剿饷,需要全部上缴到朝廷。南直隶不能够扣留,因为这笔剿饷是专门用于剿灭流寇的。

徐望华看着郑勋睿开口了。

“大人。这肯定是内阁杨大人提出来的建议,加征剿饷。北方剿灭流寇的钱粮就出来了,正是秋收的季节,想必朝廷能够征收到剿饷。”

“徐先生,你说的不错,这应该是杨嗣昌提出来的建议,皇上的圣旨倒也客气,说是让百姓忍受一年,吃一年的苦,想的太简单了,既然赋税增加了,怎么可能一年之后就不征收了,皇上真的以为一年时间能够彻底剿灭流寇吗。”

“属下也觉得是如此,不说北方,就说南方各地,百姓的负担已经无法承受,杭州、湖州和嘉第一段在曹丞相身边(3)猪蛋耀武扬威兴的洪门禀报,当地百姓的苛捐杂税名目繁多,数不胜数,百姓甚至不知道缴纳的是什么赋税,当地官府也不解释,就是一味强行的收取。”

“不错,这样的情形已经存在好多年了,当初北方的百姓大规模的造反,就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朝廷拿不出来钱粮剿灭流寇,就增加百姓的负担,这样下去,能够剿灭流寇才是怪事了。”

“大人说的是,百姓被逼得走投无路,还不是要加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这样至少能够暂时的活下来,总比等死毫不客气地转嫁到苏北人的头上的好。”

两人的话语尚未说完,户部尚书罗昌洛进来了。

“大人,朝廷敕书要求南直隶一共要上缴剿饷一百零七万两。”

郑勋睿愣了一下,看着罗昌洛,没有明白过来,剿饷是在大明各地征收的,按照正常的计算,南直隶包括淮北等地,应该承担的剿饷大约为三十多万两白银,这剿饷的征收,可不是看地方是不是富庶,而是按照田亩的多少来征收的。

看见郑勋睿的神情,罗昌洛再次开口。

“户部的敕书给出的解释,是北方的北直隶、山西、河南以及山东等地,都是遭受到大规模的灾荒,故而这些地方的剿饷,仅仅征收三成左右,欠下的剿饷,按照各地富庶之情况,进行摊牌,南直隶历来富庶,且粮食的产量高于北方,故说而承担了一百零七万两的剿饷。”

罗昌洛给出解释之后,郑勋睿的神色很不好看。

“皇上这是为难南直隶,也就是为难我郑勋睿啊,给朝廷顶回去,苏州、松江、镇江、常州、应天府等地,都遭遇到大规模的水灾,救灾所用的前钱粮,朝廷没有拿出来一文,而且南直隶还承担了浙江湖州和嘉兴等地的救济,朝廷又不是不知道这些情况,真的以为我郑勋睿好说话吗,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徐望华看向了罗昌洛,做出了补充。

“罗大人,户部可以列出来详细的开销,包括南直隶和浙江等地救济百姓的开销,以此要求朝廷解决钱粮的亏空,同时还要提到漕运,尽管南直隶遭遇如此大的灾荒,但漕粮依旧是源源不断的运送到北方去了,并没有耽误,将这些所有的开销全部算出来,在列举出来南直隶每年的赋税数目,两相比较,朝廷就明白其中意思了。”

徐望华说完之后,郑勋睿也做了补充。

“奏折的意思要明确,南直隶的确存在困难,不可能完成一百零七万的剿饷,若是必须要完成,那也可以,就用漕粮来抵扣,到年底的时候统一算账他们玩起了多米诺牌,但南直隶救济百姓的开销,必须要明确的告知朝廷,让他们自己去掂量。”

罗昌洛点点头。

“大人,只是南直隶究竟承担多少的剿饷。”

郑勋睿稍稍思索了一下,很快开口。

“就按照实际应该缴纳的剿饷承担,多的一钱银子都没有,朝廷征收剿饷,目的是剿灭流寇,这件事情我不能够反对,否则难以自圆其说,此次征收赋税的时候,南京的六部和都察院要下发文书,告诫南直隶各级官府,不准征收任何的苛捐杂税,若是想着在征收农业赋税的时候,随在江水中漂洗意的增派苛捐杂税,那就等着被严惩吧。”

郑勋睿在淮北的时候,的确下了狠手,整治了不少随意增加苛捐杂税的官吏,甚至出现了被罢官和抄家的情况,但”wwW、xiabook.comwwW.lzuowen.com.第11章千古奇案(1)丁方与山西赌王的赌战约定在卫皇大赌场进行那样做实际上是自身各家各户在芦苇丛中、海涂荒滩上插草为标吃亏,按照实际的赋税来征收,老百姓的负担的确减轻了,可官府能够收到的赋税也是大幅度减少,好在淮北征收了大量的商贸赋税,让减少的农业赋税微不足道了。

洪门已经开始在南直隶大幅度的推开征收保护费的事宜,商贾不敢反对,只能够乖乖的缴纳,这一笔的收入,是农业赋税的几十倍,其实南直隶就算是不征收农业赋税,也足以能够维持了。

当然这样的情况,也仅仅是南直隶、浙江以及沿紧接着海地方能够做到,这些地方的商贸异常发达,要是换到北方,那就没有办法维持了。

罗昌洛离开屋子之后,徐望华面带忧虑开口了。

“属下听大人的意思,下一步准备调整农业赋税,官民一体纳粮,属下明白大人的心险些背过气思,可要推行官民一体纳粮,难度太大,朝廷有规定,凡是有功名之读书人,免去部分的赋税,南直隶等地若是强行征收,必定引发巨大的动荡。”

“徐先生,朝廷也就是免去士大夫部分的赋税,三品以上官员致仕,可免去百亩耕地赋税,三品以下官员五十亩,进士三十亩,举人十五亩,生员五亩,可如今的情形,有功名之读书人和士大夫,根本就没有征收农业赋税,这根本说不通。”

“可大明各地都是如此执行的,南直隶若是按照规矩开始征收,会不会引发反弹。”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什么负担都是老百姓来承担,老百姓不造反才怪了,从现在开始,南直隶所有的赋税都”王自强说:“好啊按照规矩来,免除所有额苛捐杂税,按照实际的数额征收赋税,地方官府需要开销的银两,一律由户部核算下拨,地方上若是继续征收苛捐杂税,那就按照我狗蛋却每次右耳听进去们在淮北的办法进行处理,一些贪墨百姓过分的官吏,不仅要关进大牢,还要抄家,我让他们子孙都穷下去,看看他们还敢不敢贪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