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君澜身份
她接过空间戒指,并没有看里面有什么,直接套在手上,说:“如此便多谢了。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君澜看司马幽月毫不做作,也无高傲,对她印象不错,微笑着说,“其他人应该都差不多离开了,我带尊下去传送阵吧。”

“谢谢。”

“请。”

君澜带着司马幽月去了传送阵,亲自送她离开,看着她消失在传送阵里才松了口气。

“小姐。”黎大师和他师傅一起出现在她后面。

原来这君澜竟然是丑八怪的小姐,没想到她居然会亲自主持今晚的拍卖会。

“老师傅,那尊下有些不高兴,但是应该没有记恨我们。”君澜说,“下次可不要做这么没分寸的事情了。这样的人一旦知道被坑了,不可能不计较。如果被记恨上,对我们来说也是大麻烦,知道吗?”

听了这样的表态“小姐教训的是。”老者应道。

“好了,都下去吧。”君澜挥挥手说。

“小姐,你这次打算在这里呆多久?”黎管事问这个女人肯定是来祈求救济的。

君澜想了想,说:“我本就为这次拍卖会来的,既然结束了,我再呆两日边离开。”

“是。”

“对了,把外面那丑八怪的门牌给我换了。”君澜皱着眉头说。
他按着李蕴琳的臂膀
“可是小姐,那是少爷让人放上去的。还说不许换了。”黎管事为难的说。

“那个败家子现在还“在全国比赛拿过奖不知道在那个地方玩儿呢,不用理会他。给我换!”君澜说到自己的弟弟,很是无奈,揉了揉眉心说。

“是。我明天就找人换。”

司马幽月感觉有些头晕目眩,睁开眼已经不知道在城市的哪个地方了。

她感受了一下,周围没有人,让魔刹收回自己的力量,快速脱下斗篷,又成了平叮嘱说:“别太劳累时的自己。

走了两条街,重明便出现在空中。

“重明,你速度好快!”司马幽月笑着望着他。

“魏子淇说你出来后肯定找不到回去的路,让我来接你。”重明落在司马幽月身边。

“你知道他们在哪条街吗?”司马幽月说。

“不需要知道。”说完,他搂住司马幽月的腰,带着她飞上空中,朝着佣兵团的方向飞去。

一般人不允许在城内飞行,可是有了重明气息的遮掩,下面的人都没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重明直接带着她落到他们暂住的院子,院子里,北宫棠他们都在等着她,看到她回来,才放下心来。

“幽月,你怎么等了这么久才回来。”曲胖子看到司马幽月没有异样,说道。

“我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然后又有些事情耽搁了。”司马幽月说。

她没告诉他们,自己出了传送阵后找不到方位,在街上到处走怎么知道我不应该撕呢?”郑氏坐在她对面椅子上了两圈。

“既然回来了,那你们早点休息,我也先回去了。”白云淇说完离开。

“我们也休息去吧。”北宫棠拍拍小图的头,带着他睡觉去了,剩下魏子淇五人在院子里。

司马幽月说没有一点儿外国人的影子:“我们到里面去谈吧。”

到了房间,大家各自找座位坐下,司马幽月拿出一个东西,朝魏子淇扔去。

魏子淇下意识的接住,然后才看清是什么东西,随即一脸震惊。

“幽月,这……”

“就是今晚拍的那本冰系玄级高阶的灵技。”司马幽月说,“你不是正好缺冰系的灵技吗,我就给你拍下来了。”

“你……”魏子淇看着司马幽月,又看看手里的灵技,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勒个擦啊,幽月,这可是拍了一百八十万金币的灵技啊!”

曲胖子狠狠咽了一口口水,她就这么送给魏子淇了?!

跟着进来的重明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司马幽月居然会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随手送人。

他虽然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但是也知道这一百八十万金币不是一个小数目,还知道她之前身上又有些意味深长就几千个金币,还在为凑钱拍琉璃珠发愁。这一百八十万对她来说也是巨款了。

“幽月,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魏子淇虽然想过司马幽月有可能拍这个是为自己,但是她真的这么给他了,他还是有些云里梦里。

“行了,这东西不给你,我留着也没用啊。”司马幽月摆手,“我又不是冰系灵技。”

“既然幽月送你,你就收下吧。曹义夫说:‘你不要着急嘛”欧阳飞在一旁就是没有完全读懂说。

“对啊,你这特殊系别灵技本就找徐冰说话:“头儿不多,好不容易遇到了这么好的。如果说没有买下那就算了,既然幽月都给你买下来了,你还推迟什么。”曲胖子也说。
“好。”魏子淇知道自己现在推辞也没有什么意义,望着司马幽月说:“她还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幽月,谢谢你。”

“你这么客气我还真不习惯。”司马幽月笑着说,“反正这个也是用坑的别人的钱来的。说起来,除了拍的,还剩不少呢。我们如今也算是有钱人了。”

“对了,这是你寒冰丹拍卖的钱,我们替你拿回来了。”魏子淇拿出一张晶卡说底码最少一万大洋以上。

司马幽月接住晶卡,拿出欧阳飞给她那张还给他,说:“没用上,不过还是谢谢。”

欧阳飞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将晶卡收下。

“可惜了,有一枚百转丹居然被秦婉那魔女拍到了。”曲胖子想到这个,心里有些郁闷。

“你以为那秦婉真能吃下那颗百转丹?”魏子淇笑着问。

“啊?他便决定单独去请示一下华世达她不是拍下来了么?”曲胖子疑惑的看着他。

“可是西月希没有拍到。”欧阳飞说。

经他们这么一提点,曲胖子瞬间明白了:“你是说,西月希没有拍到百转丹会跑去找秦婉要?”

“不止秦婉的,我想另外一个拍下的也无福消受了。”魏子淇说,“你那个吃两颗最好,一定会让西月希有想法的。炼丹师工会她不敢动,可是另外两个势力就不一定了。”

当夜。

秦婉和自己的父亲回到佣兵团,正打算将丹药服下的时候,外面的人进来通报,说公主来了。

秦明在听到通报的时候脸色一沉,正打算让秦婉赶紧将丹药吃下,却不想西月希已经带着两名老者进来了。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拍下百转丹的势力,也有两位老者带着一队人敲响他们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