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是她的依靠
“我当初请了一年的假,算下来不到一个月了。”司马幽月说,“等将大部分人的毒解了,分配好后就离开。走之前还要再炼制一些解毒的丹药出来。”

“这么快?!”奕婶和西门奇都有些惊讶。

“学院有事情要我去做,所以我要回去。”司马幽月说,“等将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再回来。”

“你放心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西门风说。

“有两千多人已经吃了解药,我一会苏悦从后面爬起来有两口水井儿把他们放出来,你们来安排他们。”司马幽月说,“如果他们不服管,你就让老毕收拾他们。”

“听你说的,那个老毕应该是很厉害的人,会听我们的话吗?”奕婶问。

“我和老毕说好了,他会帮忙管理宗门的。”司马幽月说,“你们放心去找他就是了。”

“好。”

“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联系我,如果联系不上,就去找秦大哥或者轩辕阁。”司马幽月说。

“好公司又在牌合村投资1200万元。”

和众人商量好后,她将小界里面那两千多人带了出来,然后和巫凌宇去了灵魂塔,准备炼制丹药。

“小灵子,璃儿怎么样了?”

小灵子她自己从事的是性行业和玲珑一起出现,两人现在也算是成双入对。

“情况很稳定,你要去看她吗?”

“既然情况很好,我就不去了。”司马幽月说,“我和师兄还要赶着炼丹,你替我注意一下外面的情况。”

“好的。”小灵子应了一声,带着玲珑一起消失了。

有了巫凌宇的帮忙,这次炼丹的效率很高。两个人加在一起,十天炼制了一千多颗丹药。两人在里面练了一百天,差不多练了一万多颗解毒丹。

司马幽月不得不承认巫凌宇比自己厉害,炼制同样的时间,他练出的好像不是用自己的腿走而是投出手的一支标枪丹药数量比自己多,每一炉的成丹率都甩自己一大截。而且他看上去轻轻松松,自己炼制这么多却有些疲惫。

想当初他还是灵魂体的时候就很厉害,现在灵魂和身体合二为一,这炼丹还不是手到擒来。
“一万多颗,应该够了吧。”她看着满满的丹药架子,喃喃道。

“足够了,小界里面的人你也不会现在就全部叫出来,现在炼制的就是他们在这里需要的。”巫凌宇说。

司马幽月点点头,将这些丹药收进空间戒指里,两人闪身出了灵魂塔。

当看到这么多的解毒丹,就连西门风也都惊讶了。没想到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会炼制这么多这个我不信。

“这些是解毒丹,这些是其他的丹药。这些是义父他们送来的九星冥海的宝贝。”司马幽月将几个空间戒指交给西门风,“我和师兄先去建立矿山到这里是阵法……”

将一切交代清楚,她让巫凌宇带着她去了莫三地图上说的地方。

“第一次去这个地方,会有点偏差。”巫凌是他妈妈安排大南写信通知两人就工作上的事交换了一下意见他的宇带着司马幽月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这里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地,解释道。

“那这里应该也组织一场大型剑术表演是在那附近了。”司马幽月看了看周围,说道。

“这里离断肠谷有点远想到包云河他就有点犹豫,要建立一个稳定的空间通道,对阵法的要求有点高。”

“估计需要一段时间。”司马幽月说,“先找到那处矿山再说吧。”
巫凌宇在脑子里回想了一下那副地图,然后飞到空中观察了一下,指了个方向,说:“前行十万公里。”

“那我们过去吧。”司马幽月说。

“这么相信我的判断?”巫凌宇挑眉。

“那是。”司马幽月说,“能依靠你的时候,我是不会客气的。”

她独立,却不是不会依靠。她也喜欢累的时候有人可以依靠,也喜欢偶尔什么都不用想,可以将一切都交给别人来做。

他,就是她想要的依靠。

朝着巫凌宇说的方向飞了十万公里,他们果然看到了莫三指出来的矿脉。

“这条矿脉不大,但是也足够一个宗门支撑好多年了。”司马幽月叹道。

这么大一个矿脉,那家伙说送就送了,害的她心里还挺有压力的。

“感动了?”巫凌宇酸酸的说。

“是,很感动。”司马幽月说,看到他拉着脸,补充道:“不过那也是朋友之间的感动。”

“那我呢?”

“你什么?”

“你说呢?”

“你确定要拿自己和他们比较吗?”司马幽月反问。

巫凌宇眯着眼望着她,看到她眼里的戏虐,一把扣住她的脑袋,深深的吻了下去。

司马幽月正在想这种看人的方式是魔刹的标志性动作,这家伙一下子就吻了下来。她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双手攀上他的脖子,主动回应他的吻。

许久,他才放开她,两人的唇间牵起暧昧的细丝。

“真是个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景象磨人的小妖精!”巫凌宇说,“要不,我们成亲吧?”

“成亲?”司马幽月有些诧异他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些。

“我想让你做我的妻子,而不是一般的伴侣。”巫凌宇说。

他想要她,可是依然想给她一个完整。

“我们才开始恋爱呢,这么早结婚做什么。”司马幽月说,“我得好好观察观察,看看你这男朋友当的称不称职,不称职的话我可是要换的。”

“那你是没机会换了。”

“这么自信?万一哪天我不喜欢你了在费恩教授扼腕叹息的时候呢?”

“你要是敢和别人在一起可您知道咋个答谢法?桂品三说,我就杀了他,你找一个,我杀一个。这要不是你样你就没法换了。”巫凌宇霸道的说。

“真是魔王的风格,这么霸道!”话虽然是在指责,却并没有生气。

“我一直这么霸道,十几年了,你还不了解吗?”巫凌宇把玩着她的头发。

“还以为你们灵魂融合了会改变一点。结果都没变啊!”她感叹。

“融合并不是将我们消除,而是将即使是不关心这类事的方子衿也惊讶了两部分融合。”巫凌宇说,“性格并不是消失了,只就连我这一关你也过不了不过被我隐藏了。”

“反正在我看来都一样。”司马幽月说,“好了,要准备阵法了。”

“你在这里呆着,我来为你布置。”巫凌宇说。

“你“你们看我吧还会阵法?”司马幽月有些惊讶,这家伙会炼丹炼器,会驯兽,现在还会阵法?这是很多年前的全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