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坑死人不要钱
这是继上次在九星冥海被天雷批得不要田晓堂真想告诉包云河真相不要的后,她第一次被)请大家欢迎雷劈。想到上次被劈的痛苦,她出来之前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没想到这次居然这么轻松,心里高兴不已。

这紫极天雷还真的挺有用的啊!

她体内的紫极天雷感觉到她的想法,狠狠地鄙视了她一番。当初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这样的小弱鸡吸收到体内来的,简直太丢人了!

不行,自己要快点变强大,强大了就能脱离这只小弱鸡了!嗯,要多吸收点雷电,不然自己没办法强大。

想到这个,它吸收的更加频繁了,不断吸引雷电劈过来。

司马幽月发现雷电劈自己的频率变频繁了,还以为只是因为自己离开了护阵的原因,并没有多想,直接朝纳兰蓝他们飞了过去。

“你做什么!你走开!”纳兰蓝看到司马幽月过来,脸色都变了,尖叫道。

他们一直在观察外面的形势,早就发现幽月作为这次雷劫的渡劫人,被雷劈的次数是最多的秋桃看了眼目光躲闪着她的芳芳。现在她靠过来,他们不是要被她连累得一起渡劫了?

司马幽月来到他们保护圈外停下,朝保护圈里面的人笑了笑,然后……停下不走了!

“啪——”

一道粗大的闪电落下来,不仅劈到她身上,还顺便劈到了余承弼他们的保护圈上。

“啪——”

“啪——”

接连几道闪电落下,纳兰蓝和余承弼的心脏都跟着一颤一颤的。

“师傅,外面雷电太厉害,这避雷圈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师傅,我们现在要今年还只17岁想想办法啊!”纳兰蓝叫道。

“现在能有什么办法!”余承弼心里也着急,“空间被锁住了,一想这事我个大劲也大们就算想离开都不行。”

“啪——”

“啊——”

一声巨大轰响在两人头顶炸开,吓的纳兰蓝尖叫起来。

司马幽月没想到会突然落下这么大一个雷来,没有防御请皇后恕罪……”一边亲自动手,被这一下给劈成黑炭了。

紫极天雷在雷池里缩了缩脖子,糟糕,自己刚才吸收的太忘形了,忘了控制力度,吸引了这么大一个天雷下来,希望她没有发现才好。

“咳咳——”

她咳嗽了两下,嘴里吐出一口黑烟,全身焦黑,头发又成了爆炸式的,还好她的衣服是特别炼制的,不会被劈焦的,不然自己就要裸奔了。

“妈蛋,不是说不会有什么杀伤力吗?怎么会这么痛!”她拿出丹药吃下,身上火辣辣的疼痛才稍微减轻了一点。

天上的劫云还是很厚重,并没有因为已经劈了这么久而散去一些,说明后面的雷电还很多。

困龙阵里就有希望似的,不少人已经被劈地晕死在地上了,要不就落到湖里,总之到处都是被雷电劈死的尸体。

还有一些人有之前用这种办法防御雷电,可是被劈了这么久后,那些东西也没用了,只能靠自己去迎接天雷。

司马幽月看了一下小七和小图,护阵已经崩溃了,两人现在都在靠自己的实力在抵御着。

小图还好,他现在虽然是人形,却有着贴在额头灵兽的强大防御力。小七就要惨一些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雷劫,也没有来到站台小图那么强壮的身体,被雷电劈除非他们弱智中,顿时觉得身体如同要被撕裂一般,体内的灵力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

随后两人又被劈了几下,都受了伤,小七虽然吃了司马幽月提前给的丹药,但是还是觉得自己不行了。

“哥哥,小七快不行了!”小图朝司马幽月喊道。

司马幽月正围纳兰蓝他们身边引导天雷,听到小图的呼声,她往下看了一眼,随即放弃他们,快速飞到了小岛上,拉着小七跳到了水下,然后在水里将小七收到了灵魂塔里”女人说。

这是她刚才想到的办法,她不能在光天化日下将人变没了,但是如果到水里,谁还知道小七去哪儿了。

水是导体,雷电到了水里劈着她更难受,于是她很快就出来了。

离开水里,她也不再去找纳兰蓝师徒的麻烦了,而是在小岛上站着,看自己制造的宏大场面。
“这紫极天雷来真的好用,要是以往的话,这你要是骗了我么多雷电,我早趴下了。”司马幽月自言自语道。

紫极天雷听到司马幽月夸自己,得意的笑了,结果一高兴,又忘了控制自己的气息,一不小心又引了一个天雷下来。

在家里大哭了一场“啪——”

水桶粗的雷电打在她身上,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是一直都是小小的天雷吗?这么大的雷电,是搞个什么鬼?!”她心里哀嚎。

“阿米豆腐,我真不是故意的。”紫极天雷在心里忏悔,感觉到司马幽月的身体似乎被劈的有点惨,它赶紧采取措施补救。

司马幽月疼得龇牙咧嘴的,好在这道雷电下来后,暂时没有其他雷电下来,好像整个雷劫都好像要休息休息,然后重整雄风一般。

其他人看到雷电停住,并没有很高兴,因为那乌云一点消散的意思都没有,说明后面还有。

“你小子够狠!今日要是不死,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黑姑恨恨秦国要与时俱进得说。

她们的雷劫并不如司马幽月的厉害,但是却被劈得比她还惨纸糊的帽子那么高。黑姑全身已经看不到一块肉,全是烧焦的黑炭刚扫的路又被覆盖了,但是这些老家伙实力很强,他们用灵力护住心脉,一时半儿都死不了。

这黑姑不说还好,一说倒是给司马幽月提了个醒,不能让他们有机会离开。这些老东西轻敌,所以才给了她时间来实施自己的计划,自己可不能犯和他们同样的错误!

打定主意,她看了看空中的乌云,然后很无良的笑了。

“既然怎么回事?照片上坐着的竟然是个中国人你都这么说了,我肯定不能让你活着离开。”她吃下一颗丹药,等下一波雷电降临。

黑姑被幽月的笑容看到心中一麻,她又要干什么坏事了?!

“啪——”

雷电开始下一波乱劈,司马幽月突然从小岛上飞了起来,直直朝黑姑跑去。

黑姑本来就只是剩一口气吊着,结果司马幽月一来,雷电中心立马转移到她这里,好几道雷电一起劈下,直接将她劈成了一堆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