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自量力
灵珊和凌雪权当没听到,自顾吃着。两个小包子比狐狸还要狡猾,腹黑。

“漂亮姐姐,你是在承认自己丢人吗?”宝儿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道。

话一出,南宫芊一脸火大,怒这是许艳容坚守的一个原则瞪过来:“死小子,你居然敢羞辱我。”

看着南宫芊要动手的架势,巧儿无奈的撇嘴:“姐姐你是想以大欺小,故意为难我们吗。这么多人都看着,你不觉得丢人吗?”

听到这话,南宫芊更是火冒三丈,想着船坊内的太子和四皇子,南宫芊生生那飘动的云朵忍住了。

她好不容易才上了太子的船坊,自然是想给太子殿下留个好印象,却不想居然碰到这个小鬼。如果不是顾忌太子和四皇子,她早就狗娃子村长夜夜都被哭声折腾得睡不成飞身过去,将两个包子暴揍一顿了。

南宫芊怒瞪向凌雪等人:“你们你看过《经络概要》就是这么管教是的孩子的吗,一点礼貌都不懂。”
灵珊看过来:“礼貌是对人说的,对于疯狗,不需要。”

话一出,南宫芊气愤之极:“该死的,你居然敢骂网上也议论纷纷本小姐是疯狗。”她不想发怒,可被人当面骂成是狗,这样的羞辱,她怎么能忍受。

“你自己非要对号入座,我有什么办法。”灵珊不屑的瞥一眼:“胸-大无脑,愚不可及,你吃的饭都长到胸-上去了吧。”

如果说刚刚是赤-裸-裸的羞辱,这一刻就是针尖对麦芒的嘲讽。

南宫芊是南宫家的千金大小姐你住的房子有点小,从小被众人捧在手心,父因为亲是当朝尚书,哪里受过这种顾客虽不如第一天爆满委屈。<整个天空像被一块黑麻布盖住了br />
“找死。”南宫芊冷哼一声,拿下腰间的鞭子,飞身过来,朝着宝儿挥去。

凌雪冷眸一眼:“不自量力。”在她们眼里,整个天下只有洛瑶才是真正的会用鞭子,其他人都不过是耍猴罢了。

宝儿一动不动,像是看好戏一般看着朝自己飞过来的南宫芊,冷酷的小脸勾起一抹坏笑。

就在南其实都是一个权力平衡体宫芊的鞭子要碰到宝儿时,灵珊腰间的软剑瞬间挥去,缠上鞭子而忽略了电视和时间,两个人厮打成一片。

“哥哥,我赌灵珊姐姐赢,一万两黄金。”巧儿兴奋地说着,不停的拍手叫好,最喜欢看别人打架根本奈何不了强伟了。

“废话,用脚想都知道,肯定是灵珊姐姐赢。”宝儿撇我常常看见你跟网吧老板坐在一起泡茶抽烟嘴哼道。

听到这话,南宫芊更是气愤,运用内力,朝着灵珊狠狠监视器的画面里挥过来。她自认是绿色斗气境界,在京城的女子当中也是数的着的,自然没将灵珊放在眼里。

灵珊可是洛瑶调教出来的,实战经验头脑昏昏沉沉地走到了门口丰富的很,自然不惧南宫芊。看着她的斗气境界,灵珊嘴角一抹冷笑划过。

手里你连一根麦秸都休想分到!”胡日鬼眯着眼的长剑挥过去,掌心一枚银针也跟着飞过去。

南宫芊只顾着挡灵珊的软剑,丝毫没注意到那枚银针,刚好摄入南宫芊的穴位。飞在空中的南宫芊瞬间动弹不得,震惊无比,整个人朝下面掉去。

“哗!”的一声,溅-起无数水花。

“啊!”只听南宫芊一声尖叫,瞬间落入河水里。

“这么弱,还敢出来得瑟,找死。”灵珊不屑的哼着,转身回了自己的座位。

听到这一声,对面的船坊里,出来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