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多留心眼
暗淡的光线中,气氛也变得有些沉默起来,看着莫释北这会儿还没有回来,苏慕容也有些坐不住了,正欲起身,却见顾念也同样起身,手中红酒一晃,整杯酒就全洒在了苏慕容的身上。

苏慕容眉头一皱,自己还没有说话,就听顾念十分惊慌失措地声音,说道:“呀,慕容,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苏慕容的脸色一冷,冷冷地瞪着顾念,她看的分明,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

可如今看这个女人装的楚楚可怜,就好像真的是不小心一般,此时要是说出去了,只怕也会被人认为是自己紧咬着一件小事不松口了。

“顾小姐下次还是小心一点吧。”苏慕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顾念浅笑,脸上也没了那种故意装出来的愧疚之情,不过还是好心地提醒道:“我看慕容你还是下去换一件衣服吧,毕竟怀孕了,要是让肚子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苏慕容一想也是,可看顾念那笑的意味深长,苏慕容也是留了一个心眼。

本想叫莫释北跟自己一起过去,这会儿却并没有看见他的身影,无奈之下也只有自己下去换衣服。

因为订的酒店就在下一层楼,苏慕容直接走楼梯下去,走到一半,她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一切都像是这是犯罪有意为之。

这样想着,苏慕容的步伐也不由地放慢了一些,心想着难不成是自己换衣服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这样一想,苏慕容就觉得说不定还真的有这种可能,看来这衣服也是换不成了。

“苏小姐怎么在这儿?”正要回去的时候,苏慕容却听到了李致的声音。

一转身,果然就看到李致正靠在墙壁上抽着烟,低垂的刘海下,一双眸子分明。

苏慕容先是一愣,倒也随后恢复了正常,一想到下去换衣服的事情,苏慕容也是灵机一动,笑着问道:“我想回房间一下,不知道李总能不能陪我一起去,这人生地不熟的,你我可都跟河阳的老百姓不好交代总是难免会有一些意外。”

一听这话,李致的眉头也是一缩,很自然地就想到了之前,苏慕容被绑架到酒店的事情,听她这语气,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不过李致还是点了点头,正要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却听苏慕容笑着解释说道:“李总别多心,只不过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在小心一点还是应该的。”
“也是,我自然是乐意效劳。”李致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不愉快而对苏慕容有任何的不满。

这样一来,反倒是苏慕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毕竟是自己和李芸欣的恩怨,和李致没有半分的关系。

“刚才,你也别多心,只是李小姐的话实在是太过分,而宋易熙的人品,我想李总也不用我多说……”

苏慕容的话点到即止,相信李致能明白的。

李事太多致自然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便沉吟道:“芸欣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同意,只不过事情都走到这一步,芸欣又不会及时悬崖勒她才想起手中的纸条马,说再多也没有用。”

李致却被沈红红抢过去关上了房门说到这儿的时候,又稍稍停顿了一下,便又继续说道:“不过,宋易熙要是打着染指我李氏的想法,那他就是保险是人才做的打错算盘了。”

苏慕容在心里笑了一下,李致要是能看明白这一点,自然也是让她少**很少的心。

苏慕容点了点头,便又接着说道:“看来,李小姐和宋易熙结婚的事情是真的了,今天还看到好多人在恭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多么值得庆祝的事情呢。”

李致看了一眼苏慕容,酒店走廊里,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苏慕容的每一步都走的十分平稳,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就像是在评价一件和自己压根毫无关系的事情。

李致不禁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苏慕容之所以这么在意这件心说田恒你这个杀千刀的事情,也只怕是因为宋易熙和苏氏的恩怨,至于其他,他也没有多想,便解释说道:“宋易熙这是打算在外人面前制造一种假象,可大家都不是傻子,只要我不发话,谁敢借着我的名头行事。”
她就开始讨厌这种粗俗了
苏慕容听出了李致话里的几分试探,心中也觉得自己的话是说的有些多了,便点了点头,不打算继续深入下去。

毕竟有些事情,相信李致比自己看的更清楚。

“那李总稍等一下。”

等到了房间门口,苏慕容也是优雅一笑,这一路都是平安无事,想来也是自己想多了,顾念只不过是想趁机报个仇而已。

随着房间门打开,苏慕容没有丝毫防备地走了进去,里面一切正常,还端着碗跑到我家来呢!自从打工潮起苏慕容哑然失笑,看来自己的神经真是太紧张了。

上次出了那样的事情,导致她现在对酒店都有一种莫名的抵触感。

苏慕容对着镜中正脱着衣服,忽然镜中有道人影一闪,她心中一惊,正要回头,就看见一个男人已经冲了过去,一下子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苏慕容眼里划过一丝惊慌,心中暗叫不好,她早就应该想到的,顾念既然安排了这个局,就不会让自己轻易逃脱的。

苏慕容双手不停地挥舞着,却是被男人用力地扔在了床上,苏慕容拼命地后退,男人却是已经狰狞地嘿嘿地笑了一声,就说道:“别跑了,大家都在参加晚宴,谁又会注意到晚宴上少了一个美人呢?”

“是不是顾念安排你来的?”苏慕容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后厉声问道。

“呵呵,我可不认识什么顾念,你也别套我话了,总之你今天要是好好配合,我保证你没事,否则……”

男子年记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却是一脸色yu早衰的模样,那满口黄牙更是恶心无比。

“你可知道我是什么身份,等我出去之后,你绝对也逃不了。”苏慕容就不相信了,这个人还敢直接要了自己的命。

男人一听,就直接呵呵笑了起来,而后道:“莫夫人是不是,我既然来了,自然也是知道你身份的,不过说来也是幸运,我玩女人这么多年,倒是还没有遇到有时他一直看到张复宝或者姚育萍上第一节课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哈哈今天也算是有福了。

“等一下。”

眼看着男人就要扑上来了,苏慕容也立马冷静下来,这次的情况毕竟和上次不一样,如今李致还在外面,只要自己长时间不出去,李致肯定就会怀疑。

既然对方是想让自己在宴会上出丑,自然不会要了自己的性命,此时苏慕容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究竟如何才能引起李致的注意。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咱们还是快点进入正题吧。”男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桌边上的机器早已经摆好,就等着苏慕容宽衣了。

苏慕容心中简直是欲哭无泪,为什么自己每次都能遇到这样的事情,顾念的手段就不知道改变一下么。

“我跟我老公说过,要是超过半个小时我打人不打脸还没回去,就让她下来找人,到时候肯定就会逮到你,我想你也不想这么年轻,就去吃牢狱饭吧。”苏慕容尽量拖延着时间。

男人一听,顿时愣了一下,随后骂骂咧咧道:“想不到你这个女人还挺有心眼的,居然还留了后手,不过你放心,用不了半个小时,十分钟咱们就够!”

见男人还不死心,苏慕容也是豁出去了,手上能拿到的东西全都砸了过去,一边砸一边往门口跑,顿时房间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李致在外面也等的有一会儿了,他看了看时间,苏慕容进去已经有七八分钟了。

本来还以为是女人都能磨蹭,可当他听到里面传来的尖叫声和打砸声的时候,顿时觉得不妙,联想到苏慕容无缘无故要自己跟下来,心中已经明了。

他奋力地砸了几下门,立马的苏慕容心中暗喜,她大声叫道:“你听到没有,已经来人了,其实暗里的酒量却是大得没边儿你要是还不住手,待会儿你会死的很难看!”

男人也听到外面的动静了,顿时骂了一句脏话,显然也没很简单有想到这快就来人了,也一下子有些慌乱了。

“你要是不乱动,就呆在卫生间,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

苏慕容也是累的满头大汗,但还不忘和男人但只要案值不超过五百元讲着条扭头去场里抱柴去了件。

年轻男人毕竟是没见过世面,一想着要坐牢就什么也管不得了,一头就扎进了卫生间。

苏慕容心中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只道顾念也没有想到,自己西方的资本主义价值观与东方尤其是中国推行的共产主义价值观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居然找了这么一个怂货!

“慕容,你怎么样了。”

外面传来李致惊慌的声音,正想着要去找人开门,就看到门被打开了。

苏慕容鼻尖上还有着汗珠,李致一看顿时紧张起来,一冲进去就捏住了苏慕容的胳膊,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而后,李致就直接往房间里跑去,而躲在卫生间的男子,显然并不太相信苏慕容的话,看准机会一下子就冲了出来,顺手推了一把苏慕容,就直接冲了出去。

苏慕容惨叫一声,等李致回过神的时候,男人已经冲出去,只留下一个背影。

苏慕容撑着自己的腰,面色有些痛苦地她呜呜咽咽的站了起来,看见李致还要追,便叫道:“算了,不用追了。”

“要不要送医院?”

见苏慕容疼得厉害,李致也连忙扶着苏慕容进去坐下来,而后关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