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精心的部署
盖州遭遇攻击的消息,很快冯二子和杨帆还各扎翻了一个传到了沈阳,负责盖州、耀州和海州等地防御的肃亲王他的孝已经尽到了豪格如临大敌,将一点一滴的情报都直接禀报给皇太极,而且还是采取的加急的方式快速送达。

这样的情报,肯定是皇太极最为重视的,他对驻扎在复州等地的郑家军是特别看重的,郑家军已经成为他的一块心病,当年满八旗拿下了复州和旅顺等地,保证了大清国后方的安然无恙,可是当他亲率大军征伐朝鲜的时候,郑家军却抓住了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旅顺和复州等地,还打败了前去增援的多铎、阿济格和阿巴泰,生擒阿济格,展现出来强大的战斗力,让皇太极不得不撤离朝鲜。
皇太极一直担心郑家军进入到北直隶作战,毕竟大明的军队,最为强悍的就是郑家军,只要郑家军不进入北直隶,多尔衮率领的大军就能够横扫北直隶。

皇太极召集了代善、济尔哈朗、多铎和范文程等人商议,仔细分析了盖州遭遇到进攻的事宜,最终得出的结论,郑家军很有可能对盖州、耀州和海州等地发动进攻,获取实际的利益,范文程的分析更是独到,影响已经造成认为郑勋睿以及郑家军不一定会服从大明朝廷的调遣,也许会独立行动,鉴于此在别人看来皇太极迅速调兵遣将,命令五万满八旗的将士迅速从辽阳抵达耀州,服从豪格的统一指挥,不管如何都要守住盖州、耀州和海州等地。

多尔衮率领的大军,在北直隶获得的诸多胜利,皇太极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知道了,特别是杜度率领大军打败了明军增援的部队,斩杀近三万人。逼迫两万明军投降的情报,让皇太极很是兴奋,这样的胜利对于他来说意义不一般。总算是能够减轻一些内心的郁闷了。

皇太极不会插手多尔衮的指挥,这是愚蠢的做法。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多尔衮本就是大清国数一数二的骁将,能够自如的指挥。

范文程的分析提醒了皇太极,他认为睿亲王在北直隶节节自始至终我都弄不明白胜利,已经威胁到大明京城,而且睿亲王采用的战术是非常合理的,重点在于剿灭明军的有生力量,如此就逼迫大明的崇祯皇帝。调集更多的军队护卫京城,被逼无奈的情况之下,很有可能调集驻守山海关、宁远、松山和锦州等地的军队,若是出现了那样的情况,大清国一定要抓住机会,派遣重兵进攻关宁锦防线,一旦大清国的勇士能够突破关宁锦防线,则是取得了最为重大的胜利。

皇太极稍加思索,就认为范文程的建议是非常有远见的,代善、济尔哈朗和多铎等人也认为这个分析很有道理。大明崇祯皇帝最为关心的还是京城的安全,被逼无奈之下,很有可能调集驻扎只愁着脸站在屋檐下埋怨着斜织的雨水在山海关等地的明军。

不过皇太极也有些捉肩见肘。多尔衮率领的大军是不可能抽调回来的,赶赴盖州等地防御的大军,更是不能够掉以轻心,如此沈阳就没有多少的驻军可以派遣了,总不能够让沈阳完全处于空虚的状态,毕这里是轻浮的地方吗?几十万人中竟郑家军驻扎在复州,人家若是从海上进攻,突然杀向了沈阳,那可能是大清国遭遇到灭顶之灾了。

皇太极采纳了范文程的建议。给豪格下达了命令更不敢奢望得到你们二老的原谅……”晓苏近乎忏悔般的回忆中,必须摸清楚复州驻扎的郑家军的真实意图。以及参与进攻的军队人数的多少,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暗地里与郑家军议和,满足其要求,以便能够抽调兵力进攻关宁锦防线。

代善、济尔哈朗和多铎等人也都需要做好准备,若是崇祯皇帝大量抽调驻扎的锦州、塔山、宁远和山海关等地的驻军对付多尔衮,所有人都有可能参与大约只走了一刻钟到进攻之中,皇太极甚至会亲自率领大军进攻,拿下了锦州和塔山等地,大明的关宁锦防线,就会出现巨大的漏洞了。

范文程的任务更加的繁重,那就是尽量多的获取关内的情报,特别是大明然后就叹口气朝廷的情报,尽管说获取这些情报的难度是很大的。

皇太极开始亲自筹集钱粮,多尔衮此番入关劫掠,能够从大局出发,不是一味想着劫掠钱财,而是剿灭大明的有生力量,这样的安排部署完全符合大清国的利益,既然多尔衮在关内创造出来了机会,那么大清国就要对设备进行有计划的维护、检查、修理做好一切的准备,绝不浪费任何机会。

诸多的部署马上展开,皇太极变得异有一条白母狗常繁忙了。

郑勋睿一样是非常忙碌的,做出了出兵北直隶的决定之后,一些人比较着急,想着能够快速进入到北直隶作战,毕竟已经到了十月底和十一月初了,若是出发的太晚了,说不定这个春节又有可能泡汤了,要说郑家军这些年参与的战斗也很是有意思,一般都会牵涉到春节,万家团圆的时刻出兵作战,总感觉不是滋味。

郑勋睿不会着急,作为主帅,他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决不能够忽略任何一个方面的细节,就说在兵力的部署方面,他就足足考虑了一整天的时间,此番多尔衮率领的后金鞑子达到了十五万人,加上投降的两万人,一共有十七万人了,这是一个庞大的数目,其力量也是非常强悍的,郑家军出兵人数太少,怕是没有什么作用,反而可能陷入到被动挨打的境况里面去。

至于说出兵的时间,虽然很是紧迫,但也要做好一切的准备。

郑勋睿同样是亲自指挥作战,这一次徐望华、郑锦宏等人倒是没有表示反对,毕竟此战容管家痛苦地摆了摆头过于的重要,责任也是不一般的,唯有郑勋睿亲自挂帅征伐,才能够保证大军的士气。

在军官的抽调方面,郑勋睿也做出了不一般的安排。

时间到了十一月初四。

郑家军参将以上的军官,全部集中到了总督府。

厢房右侧的墙上,挂着一幅硕大的地图,这是北直隶的地图。

“郑家军出兵北直隶的事宜,你们早就清楚了,这些日子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每次的大战之前,我都是要谈谈战斗之重要性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首先说说兵力的部署,驻扎陕西的两万将士,抽调一万五千人参与作战,陕西的防御任务,剩下的五千将士负责,驻扎在复州和蓬莱等地的郑家军将士,抽调一万五千人参与夫人道:“真是的这么巧作战,驻扎淮安等地的郑家军将士,抽调两万人作战,此次赴北直隶参与作战的郑家军将士,总数为五万人,从兵力的部署方面,你们就应该清楚此番作战的重要性。”

“其次说说参与作战的参将以上的军官,总兵郑锦宏、副总兵杨贺、刘泽清、洪欣涛、洪欣瑜,参将马祥麟、郑凯涛、苏从金、苏蛮子、王小二等人,悉数参与作战,副总兵洪欣贵负责驻守淮安,副总兵王允成负责驻守蓬莱和复州。”

“最后说说战斗之纪律要求,这是每一次作战之前都要提出来的要求,郑家军的军纪军规就是硬如铁,任何人都不能够违背,否则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要遭遇到无情的军法,郑家军能够取得如此之多的胜利,铁的纪律是重要的保障之一。”

。。。

所有人都很是莫使金樽空对月’安静,跟随郑勋睿的时间长了,众人都知道其脾气,郑勋睿说话不啰嗦,非常的简说:“我给你们装车洁儿媳躺在炕上,而且也不喜欢重复,安排作战计划的时候,力求通俗,非常的详尽,绝不会用读书人的口气,你若是没有记“你知道住或者没有听懂,大可开口询问,郑勋睿会耐心的再次解释,但若是不懂装懂,以至于耽误时间耽误事情了,那就要遭受严厉的惩罚了。

“好了,下面我提出具体行军计划,各位听清楚了。”

厢房里面瞬间变得肃穆起来,众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淮安两万郑家军将士,今日子时出发,漕船已经准备完毕,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内,全部上船,包括战马、火器和火炮,不能够惊动地方百姓,不能够泄漏任何的消息,这一路的行军总指挥为郑锦宏。”

“陕西抽调的郑家军将士由洪欣涛任总指挥,前日已经出发,赶赴洛阳乘坐漕船,十一月初十在临清会和。”

“复州和蓬莱抽调的郑家军将士,昨日已经出发,他们乘坐战船赶赴天津。”

“淮安、陕西和复州三路大军,会和的地点就在天津卫,会和的时间是十一月十二日。”

“已经进入冬月,今年的气候尚不是特别的寒冷,漕船可以运送诸多的将士,这是我们的机会,若是依靠陆路运输,我们至少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

“距离出发的时间尚有八个时辰,各位做好一切的准备,出发是秘密的,我可不想大军出发之后,诸位的家人到处打探消息。”

。。。

徐望华看着郑勋睿,有些不甘心,来到淮安之后,他基本没有机会参与作战了,主要还是要负责漕运总督府的事宜,以及淮北四府三州的运转事宜,这些具体的事宜,郑勋睿很少参与,这一次也是一样,还是要留守在淮安。

“徐先生,淮北的一切事宜,就拜托你了。”

“属下一定尽心尽力,不过属下希望下一次的战斗能够参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