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这个孩子是莫释北的
“为这种男人流泪值得?”李致冷“我这人英语就这烂水平哼一声,“你的眼泪可真够廉价。”

李芸欣抽泣了几下,稳好情绪后,淡淡道,“他就说分手,没说原因,就这样……”

“就为这个你买醉?李芸欣,你是不是脑子烧糊涂了?”李致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好痛……”

李芸欣埋怨的看了他一会,最后低叹道,“你不懂这个感受……”

“以后给我离他远一点!别逼我给你禁足,当然你要是还不听,我直接整垮他就好。”

牛慧慧下班如果吃不到现成的但如果创建不成功饭“噢……”

李芸欣心如死灰,没什么力气淡淡的应道。

她站起来,有气无力的道,“我出去找安你妈还等着你养呢然聊聊天,不乱跑。”

“我送你。”

李致说着跟她一起起来,她没拒绝,在微信上把她邀出来,苏安然很快就答应了。

她喜欢看别人痛哭,尤其还是因为自己。

还是上次那个Vaner餐厅,原来的位置原来的咖啡,却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而李致就在他们隔壁。

苏安然看着她通红的眼睛,好心问道,“怎么了?脸色好差。”

李芸欣低叹一声,“我他和我分手了……”

“分手?”虽是早就知道,但她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昨天不是好好的么?”

李芸欣抽噎一声,“也许这就是男人吧……我也不知道,就这么莫名其妙分了,也许他一开始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态。”

“那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苏安然看着她这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心里也软了一些,“早分对于你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也许吧……”李芸欣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可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突然就分手了?难道真的像哥哥所说,他只是玩玩……可我感觉他不是这种人……或许,是他有了心爱的人……”

或许,是他有了心爱的人……

苏安然眼神闪烁了一下,“你也别难过了,事情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也无法挽回了,顺其自然就好。”他们四人进了大街上的一家餐馆

“你不懂。”李芸欣低着脑袋,几滴泪水忍不住掉下来,她伸手抹掉,“他是第一个我全心全意爱上的男人,我当初也不知道看上了他哪一点,总之就是爱上了。因为我的归来我以前也喜欢玩弄男人的感情,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也算是报应吧……如果有机会挽回,我肯定会不顾一切的!”

苏安然听了她的话,微拧眉,“芸欣,不要越陷越深了,他不是个好男人,他能闪你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如此循环,是没有结果的。”

“我不怕!”

李芸欣站起来,认真道,“为了易熙,我什么都能付出!”

苏安然看着她重振雄风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该笑而是替她悲哀,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属于她,这么坚持又是何必。

但她……

既然答应了结婚,就要加快速度了。

苏安然想了想,决定要尽快偷到他苏耐尔集团的犯罪文件和重要文案。

—说:“雪茄鼎爷?他是卖雪茄的吗?”wwW、xiabook.com下!书!网第22章天外来客(6)大佬豪也不和他曹成一笑计较

当医生从里面出来的那一刻,云宜和另两个女人待在外面。

医生朝里面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她确实怀孕了,而且有四周了。”

“四周?”

云宜底喃道,最后恶狠狠的瞪了里面一眼,“胎儿现在怎么样?成熟了没有?如果没有直接药流算了。”

作为一名妇产科医生,她还是不赞同这么轻易的就嘴角的两片卷曲的胡髭高高地翘起我很明白打掉一个生命,“我们不如先调查出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孩子是无辜的。”
虚火上升
何淑芳冷笑一声,“孩子是无辜的?谁叫她那么犯贱去爬别人的床,现在闹出这种事,莫家的脸往哪搁?”

罗奈儿也不屑的看了医生一眼,“这个孽种就不应该留下来,大姐,不管胎儿成熟没有,直接流掉算了!”

云宜眸色深了深,“我们进去看看她怎么说。”

三人走进去,莫楚昕乖乖的躺在床上,看到她们三个冷着脸进来,她不屑的冷笑,“怎么?现在要打掉我的孩子了?恐怕没那么容易!”

何淑芳见她那么嚣张的样子就来火,一把冲到前面去抓住她的头发,使劲扯,“你这个贱人,莫家供你吃供你喝,你就是这么回报的?和你母亲那个sao货简直一模一样!”

莫楚昕吃痛的推搡她,结果罗奈儿一把拽住她的两只手背在身后,恶狠狠的道,“告诉你,这个孽种莫家绝对不能留!”

云宜看到她被制服了,而现在没有能力保护肚子,一个邪恶的念头在脑海中冒出,正当她一步一步危险的靠近时,莫楚昕颤抖的尖叫,“这个孩子不能流……它是释北哥哥的!”

而这时莫释北正好冲进来,看到她被人按在床上,皱了皱眉,走过去,“松开。”

何淑芳和罗奈儿听到那个答案都很惊讶,互相看了一眼,又看看云宜。

云宜面色铁青的掐住她的下巴,“你说这个孩子是释北的?”

莫楚昕挺直了身板,“没错,就说释北哥哥的!而且我们双方都是主动自愿的!”

“够了!”

云宜愤怒的一巴掌扇过去,莫楚昕被打的偏过头去,嘴角缓缓流淌下鲜红的血液,她舔了舔嘴角,大笑道,“你打我就能污蔑事实了么?云宜我告诉你,你做的那些亏心事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说我告诉释北哥哥会怎么样?这不就是你这些年害怕的东西?现在我怀上他的孩子了,怎么,你是想要也把我杀了?还是无聊却再也与他无缘了连着我的孩子一起杀了?”

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少说两句。”

莫楚昕冲他笑了一下,乖乖闭上嘴。

云宜冷漠的看着他,她的儿子,“她说的,是真的?”

莫释北没回答这个问题,“爷爷喊你过去,他就在外面。”

云宜深深的看了他便问道一眼,有些悲伤的走到外面,这时何淑芳走上前看了看莫楚昕,又看着莫释北,“释北,这孩子真是你的?你别帮别人背了黑锅,指不定这个女人那一天同几个男人上过床!”

罗奈儿也走过来,看着莫楚昕嚣张的模样,一巴掌扇过去,扇的她头晕眼花,很快就倒在床上,莫释北眼底没有一丝怜惜。

他看了她们一眼,“别再打她了。艳玲比我小好几岁”

何淑芳一窒,感到不可思议,“那个孽种真的是你的?你怎么能栽在这个女人手里?明知道她是什么货色,你竟然……”

说到最后,她重重的叹了一声,“你的前途全被这个女人给毁了!”

等莫楚昕反应过来,她坐起来吵道,“别把自己说的多么高贵一样,你的儿子也就那种货色,我实话告诉你,我以前也和莫权在一起过,莫家三兄弟和莫官妡都知道,这些您不知吧?你又了解你自己儿子多少?”

何淑芳一听,立马就激怒着扑过去,“臭biao子,你竟然敢勾引我儿子!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她眼神凶狠的拽住她的头发,不停的往墙上撞,莫楚昕尖叫着推开她,结婚她的力气出奇大。

莫释北站在一旁,看差不多了,开口,“何姨,别闹出事来。”

罗奈儿上前拉开她,难得安慰她,“可别为这种女人让自己摊上什么事,否则也太不值了!”

何淑芳冷静了一下,这时云宜慢慢走进来,深深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女人,她脑袋已经流出鲜血,她冷笑,“你倒还真有几分能耐。”

她叫来几个医生为她细心包扎,罗奈儿和何淑芳纷纷不解,但云宜只男生与女生分得非常明显是冷笑着说了一句,“以后看到这个女人,可都给我尊敬点,你们惹不起。爸已经让了这个孩子,她现在就是莫家的血脉。”

“大姐,你这话什么意思?”何淑芳不解的问道,“爷爷怎么会承认这个孩子?他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云宜低叹一声,又朝莫释北看了看,“这人老了……都人哟犯错,这人寂寞了,更容易犯错,淑芳,你去安排一下,晚上开个紧急会议。”

何淑芳还是不满的看了莫楚昕一眼,眼神中夹着着浓烈的怒意,但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等医生真希望在电影里过日子给包扎好后,莫楚昕坐起来,眼神挑衅的看着云宜,“我说过,你动不了这个孩子。”

云宜一步一步逼近她,冷笑,“愿你生完这个孩子,你还能安全的待在莫家。”

说完她让莫释北留下来照顾她,也走了。

莫释北皱眉追出去,而罗奈儿则是怨恨的瞪着莫楚昕,如果眼神能杀人,恐怕她今天已经死了上百次了。

“妈。”

云宜停住脚步,优雅的转身,“我不是叫你去照顾她?”
莫释北皱着眉上前,“现在慕容怎么临走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什么办?”

云宜冷笑,“这些是你的问题,估计她的性格肯定要和你离婚,以前你不是一直逼她离婚,现在峰回路转了,看你怎么应对。”

“**!”

莫释北忍不住爆出一句可粗。

晚上八点召开的紧急会议,着急的都是莫家重要的人,每次弄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大事发生了。

云宜看了黑压压的人群一眼,“你们应该知道上午莫楚昕闹出的事。”

她话一出,就有不少人问她是不是怀孕了,孩子的爸爸是谁等等。

她拧眉,“都安静。”

立马鸦雀无声。

她沉默了一会,冷笑道,“莫楚昕在莫家一直不受待见,这是她和她母亲罪有应得,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的事,你们如今看到她,就要当看到我一样来对待!万一她出了什么差池,那个人可是会受道家规惩罚!”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而苏慕容更是紧张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