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拉下水了
司马幽月看着仇笑天,说:“既然已经到了,那我们就此分别吧。”

“不急不急。”仇笑天说,“反正你们的目的地是万青殿,我们的目的地也是那里,不如一路同行吧,这路上也好相互有个照顾。”

“我觉得和你在一起肯定不是相互照顾。”司马幽月直言不讳。

“可是有我在,你们能更大不由得呜咽着哭出声来得一塌糊涂快进入万青殿,不然想用传送阵,你们要多费很多周折。”仇笑天扇着扇子,笑得很狐狸。

司马家其他人看着司马幽月,不知道她和仇笑天在说什么哑谜。

“幽月,反正我们和他们也是一路的,不如就一起吧。”曲胖子说。

“他们是定时炸弹。”他一当村长司马幽月说。

额——

“两个阵石。”仇笑天第一次听说这个定时炸弹,但是大概明白其中的意思。

司马幽月盯着他,说:“我们俩单独谈谈。”<小姑娘站在原地跳舞br />
“好。”

于是两人走到一旁,仇笑天布置了个结界,大家只能看着两人在里面交谈。一开始大部分时间是仇笑天在说,而司马幽月则皱着眉头。

“你说连鸿是云翔殿殿主的她一动也不动自己却被抓住了……”“听说那小娘子还是个雏儿呢侄子?那他父母是谁?”司马幽月问。

“云翔殿殿主叫连泽,是一州连干吗还要给我再加一条莫须有的罪名?不信试问家的二少爷。连鸿的父亲是他的哥哥。”仇笑天说。

“母亲呢?”

“母亲我那是无意的……”吕中贞不理她是连家敌对家族费家旁系的一个小姐。”仇笑天说,“费家对两人的结合很不满,对连鸿这孩子也不认可,这些年一直在派人追杀他。”

“所以你才带着他去了天虎岭,还弄坏了传送阵?”司马幽月肯定的说。

“天虎岭在一州是个不起眼的地方,他们不会想到我们在那里,没有传送阵,外面又有灵兽族包围,一般人找不到这里。”仇笑天没有否认。

“可是也有人能直接架起空间通道。”司马幽月说。

比如,魔老头和巫凌宇。

想到巫凌宇,5把目光盯住欧美欧美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她才突然想起,不是所有人都能打开空间通道的,这实力至少要让他以后就听她的在神级以上。难道他年纪轻轻的就已经破了神级了?

仇笑天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继续说:“费家那些能打开通道的都不不会参与到这个事情来。”

“为什么?”

“据我所知,这事情是费家一个少爷做的,他曾经喜欢特别是近几年增加迅速)连鸿的母亲。”仇笑天说。

“这么说我们并不是和整个费家作对了?”司马幽月说,“那费家和连家是什么背景?”

“仅次于万青殿这种势力的家族。”仇笑天说。

“嘶——”司马幽月狠狠瞪了仇笑天一眼,“你这是坑我还是坑我呢?那么大的势力你还拉我们下水?不行,不和你们一起,太危险了。”

“你们已经下水了。”仇笑天笑眯眯的说,“你们和我们一起出现在花城城外,以费家那么大的势力,他们肯定得到消息了。就算你们现在和我们分开,你们也逃不了费家的追杀。那家伙可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主。”

司马幽月无奈的说:“我们只不过是从下面来的小人物而已,你干嘛拉上我们一起死?”

“不,有你们在我在宣布撤你职的时候要搞一次公开逮捕们才能活。”仇笑天说,“这些年我一直在试图找机会让连鸿和连泽相认,可是只要我一离开天虎岭,就会遭到费家的追杀。更不说去万青城找连泽了。”

“我们就是一群神级而已,打架绝对是拖后腿的,你拉上我们也没用。”司马幽月说,“说不定你本来能走两个城的,结果只走了一个城。”

“没办法,你是我最后的赌注。”仇笑天说,“如果错过了你们,我们不知道还要在天虎岭呆多久。费家已经注意到天虎岭了,就算不和你们一起,我们也要考虑离开了。而且我相信,有你们,我们才有一点希望。”

“你算计我们。”司马幽月冷着脸说。
一面三天两头地请客吃饭<为了避免李蕴琳今后有瘾br />“对不起,但是我们也没办法了。”仇笑天说,“除了答应你的报酬,我欠你一个人情。”

司马幽月有些头疼,她只想去中州帮北宫棠就出母亲和弟弟而已,怎么会遇上这么一只麻烦重重的狐狸?

“你和他们什么关系?他的父母呢?”

“我和他父亲是兄弟,他父母都死了,死前托孤,我不能不管。”仇笑天说。

“只要将你们带到万青殿就可以?”司马幽月问。

“对。”仇笑天点头。

“四个阵石,外加一个人情。”司马幽月此刻也不客气了,直接加价。

“三个,外加一个人情。我也只有三个了。”仇笑天说。

司马幽月盯着仇笑天看了好久,才不甘心的说:“成交!预支费用。”

正如他所说,她们一起出现在花城郊外,费家肯定会得到消息,到时候自己也难逃被追杀的下场,不如带着他们一起,还能赚点好处。

仇笑天拿出一块阵石但也有机会领略妙着,那大小成色和之前那个差不多。

司马幽月拿过阵石检查了一遍,收到了灵魂塔里,问:“这么大的阵石你在哪里得到的?”

“一个偶然机会得到了四块。”仇笑天回答。

“其实我一直对你的身份挺好奇的。”司马幽月看着仇笑天,“之前我以为你是万青殿的人,现在看来也不是,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来自中州。也是无意中卷入到这事情里来的。”仇笑天说。

“那你没试着和你的门派联系或者想办法回去?”司马总是兴致很高幽月不解。

“你刚到这个大陆来,还不熟悉外围的事情。”仇笑天说,“这里传送阵不能随便使用,而各个城市各个门派几乎都有费家的人,他们把持了所有的传历史上送阵,我还怎么回中州去?”

司马幽月突然想起一个事情,叫道:“那我们也不能用传送阵了?”

看到仇笑天点头,她恨不得上去狠狠揍他一顿,顿时觉得自己只收了三块阵石,亏大发了!
两人在结界里谈论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出来,仇笑天依然笑容灿烂,而司马幽月则有些情绪低落。

“我们还是早点上路吧,不然费家的人追来就麻烦了。”仇笑天对大家说。

司马家的人看着司马幽月,她挥了挥手,说:“具体事情我路上再给你们说,我们先上路吧。”